(大家推薦支持下) 不過喻晨似乎是忘記了自己一邊說着一邊站起來了,伸出手去也沒有細看,而是擡眼看了一下時間,等到自己的手觸摸到玲瓏的時候,頓時一愣,怎麼,怎麼這麼軟???

玲瓏也是一臉的震驚的表情看着喻晨的手,傻傻的就如被點了穴位一般。請記住本站的網址:17 k小說網。因爲此時喻晨的手竟然從自己的衣領中伸到了裏面去,正不偏不倚的放在自己的柔軟之上。

喻晨猛然回過頭來,頓時傻住。

“喂,死小子,還不拿開!!!”玲瓏的俏臉驟然一紅,慌張的便是起身將喻晨的手拿開,但是因爲起來的太過於驚慌了,以至於自己身子還沒有站穩,就向着一邊倒去,下意識的猛然拉了一把喻晨,卻是將原本就有點走神的喻晨也順勢拉了過去,於是隨着哎呀一聲,兩個人倒在了地上,而喻晨整個身子都壓在了玲瓏的身體之上,更加滑稽的是,喻晨的手再次的光臨了玲瓏的柔軟,而玲瓏的手正緊緊的抓住喻晨的手,那感覺就好像是玲瓏主動抓起喻晨的手然後將其放在了自己的柔軟之上一般。

尷尬,極其的尷尬!!!

感受着身下傳來的那柔軟的嬌軀所帶來的奇妙感覺,一時間喻晨幾乎被這種異樣的感覺所淪陷,人們都說女人是水做的,而恰恰喻晨此時的感覺就是如此,身下的玲瓏嬌軀柔軟如水,每一寸和喻晨的身體接觸的地方都無疑的傳導着一種微妙的快感。

喻晨看着玲瓏那呼吸急促的樣子,尤其是小嘴一開一合格外的誘人,臉上可愛的紅暈散發着一種讓人迷離的氣息,尤其是嗅到從玲瓏身體上散發出來的一種異樣清新的味道時,喻晨終於是有些忍不住的將那張可愛的小嘴柔柔的堵住。

玲瓏大腦裏頓時一片空白,因爲空白而短缺了暫時的思維,本能快速的取代了自己的理智,鬼使神差之下,玲瓏竟然是下意識的配合起喻晨來。而玲瓏的香舌與喻晨交織在一起的時候,讓喻晨不由的暗暗一怔,因爲玲瓏的香舌似乎是帶着一種魔力,柔軟、香甜,潤滑,抓不住,心癢;抓的住,卻又不忍心它的安靜。

兩個人忘情的激吻着,紛紛動情,喻晨的手似乎也開始不滿足隔着衣服觸及柔軟的感覺,繼而滑入衣衫,毫無保留的輕輕將玲瓏的柔軟握住,讓喻晨更爲驚訝的是,玲瓏的柔軟自己一隻手竟然無法完全的掌握!

玲瓏更加迷離起來,臉上的紅暈不斷的翻騰,全身更是燥熱無比,尤其是喻晨獨特的男人氣息鑽入自己的身體裏,更是讓自己欲罷不能的想要繼續墮落迷失。

就在兩個人幾乎都要忘我的時候,突然一陣電話鈴聲像是一盆涼水一樣的將兩個人瞬間擊醒,玲瓏小嘴驚呼一聲,急忙將喻晨推開,而喻晨也是有點苦笑的站起身來將自己的手機掏出來一看,是林夢瑤的。

“喻晨,我都要餓死了,你怎麼還不來……”

喻晨很是尷尬的看着面帶紅暈遲遲沒有褪去的玲瓏,而玲瓏則是格外尷尬的將自己的衣衫快速的整理好,對喻晨說道“你,你去吧,我,我還有點事情,就不和你們一起去吃飯了……”說完,玲瓏便是不等喻晨回話,有些狼狽的逃之夭夭了。喻晨見玲瓏的樣子並沒有生自己的氣,於是小小的放心了一下,告訴林夢瑤自己馬上就到。

不過剛纔的一幕在喻晨的腦子裏卻是有些揮之不去,讓喻晨不由的暗歎自己是不是有些太過於好色了。老媽一再強調自己不能對玲瓏姐下手,可是剛纔自己竟然情不自禁的差點就真的下手了。

“小傻妞的電話真是及時,呵呵。”喻晨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出了辦公室向食堂走去。

放學以後將林夢瑤送回家,喻晨便是回了自己的俱樂部,他是一個比較沒有什麼消遣方式的人,不用陪林夢瑤和王語曦的話,他只能是回到自己的臥室裏,然後和蒂大眼瞪小眼的坐在沙發上對視着。

很意外,今天的蒂竟然穿了一件女孩子的衣服,往常這麼多天她都是穿着喻晨的衣服的,所以喻晨看到她突然換了女裝,感覺有些驚訝。

而蒂直勾勾的盯着喻晨看了半天之後,突然像是一跳妖精蛇一樣的爬到了喻晨的面前,繼而笑嘻嘻的說道,“凌晨兩點,翠花就來了,在這之前,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把我的第一次拿走???”

喻晨一愣,歪頭想了半天,蒂笑嘻嘻的看着喻晨正在考慮的樣子,小香舌勾魂的舔在喻晨的臉上,下巴上,充滿了誘惑。

但是下一刻,蒂卻是張開小嘴狠狠的在喻晨的嘴上咬了一下,差點氣瘋掉。因爲喻晨想了半天之後,突然對蒂認真的問道,“你說的翠花是不是那小子???” 蒂有些氣急敗壞的拱在喻晨的懷裏,有些撒嬌又有些不高興的說道,“喂,你要是不要我,那我第一次沒準今天晚上就要給那傢伙了,他來了我自然是要和他住在一個房間裏,然後睡在一張牀上。那傢伙色迷迷的,一定會吃掉我的。”

“拜託你一下好不好,你是人家的未婚妻啊,不和他睡一起,難道和我睡一起?哦,這些天的確你一直都和我睡一起的,可是不管怎麼說,你都是他的人,誰讓你那半瞎子爺爺給你訂了這樣的一門親事啊。”

“你還說,要不是你不要我,哪裏輪到他?!”


蒂氣呼呼的看着喻晨,讓喻晨一陣無語。

的確,如果當初不是自己拒絕的話,那麼蒂的確是輪不到那個小子的。有點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喻晨指指桌子上的香菸,蒂不情願的走過去抽出一根,放在自己的小嘴之上點燃了,然後跑了回來,把香菸遞給喻晨,又像是一隻小貓一樣的鑽進了喻晨的懷裏。


“蒂,你喜歡我麼?”

“喜歡。”蒂很乾脆的說道。

喻晨一陣啞然,繼而笑着說道,“喂,少打馬虎眼,我是說你愛我麼,像我愛林夢瑤那樣的愛我麼?”

“我哪裏知道呀,反正我就覺得我願意和你睡,你想把我怎麼樣我都不想反對,可是想起那傢伙我就不樂意,你說我不反對和你上牀,是不是就是愛你?”蒂睜大大眼睛很是認真的問道,讓喻晨一陣哭笑不得。

對於蒂這樣的理論,他也只能是苦笑不已的解釋道,“那些小姐好像更不反對和自己的客人上牀,那麼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她們也愛她的客人?那她們愛的人可太多了。”

“喂,不要拿我和她們比好不好?我可是長這麼大一直都被你玩弄過,誰也沒碰過我的。我纔多大呀,我哪裏懂得什麼愛不愛的,反正我就覺得跟你在一起比跟那個傢伙在一起舒服多了。”蒂一邊說着,小手竟然是伸入喻晨的褲子裏,讓喻晨暗罵這丫頭是個妖精。

不過現在時間還太早,喻晨可不敢和這小丫頭玩火,萬一和今天自己在學校的時候那樣情不自禁的差點把玲瓏姐那啥掉的話,那麼林夢瑤和王語曦一定不會饒了自己。

更何況,蒂也不是誰想得到就能得到的,她是一位小公主,真真正正的小公主。自己今晚要是推到她,一定有很多人笑開了花,但是同樣的,也會有很多人恨不得在背後扎自己的小人,下自己的詛咒。

反正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喻晨不怕麻煩,可是麻煩太多的話,他也覺得很煩。

“好了,不要鬧了,好好的睡一覺,然後去接你的未婚夫,聽到沒?”喻晨將蒂的小手拿了出來,有點無奈的說道。而蒂卻是氣呼呼的哼的一聲,轉過頭去不看喻晨,大有要和喻晨賭氣的意思。

喻晨呵呵的笑了一下,將其摟了過來,“要不這樣,等那小子來了,你故意這個藉口,然後我狠狠的揍他一頓?打的他不能和你上牀了,不就可以了嗎?”

“那萬一他要我用嘴呢?”蒂有些高興喻晨還是不願意自己陪那個傢伙上牀,但是卻又擔心的問道。

喻晨頓時汗了一個,心說你這妖精,擺明的是想要我揍的更狠一點嘛!

“那就揍的他直接送醫院好了。”喻晨呵呵的笑着保證道。但是蒂卻是搖搖頭,很是失落的說道,“還是不要了,最近他家風生水起的,影響力比以前更大了,你現在又不是在歐洲,萬一還像以前那樣把他直接送到醫院的話,說不定他爸爸真的會去歐洲找你爺爺算賬的。到時候我爺爺那個脾氣一定會把過錯都遷怒到我身上來,你也不想看到我被髮配到一些殘酷的地方進行思過吧?”

“那你說怎麼辦?”喻晨有些沒轍了,卻又看到蒂的眼睛裏那勾魂的眼神,有些後怕的倒退了一下身子,“少來,少來,我對小女孩不感興趣……”

“喂,喂,喂,我才比你小一歲好不好?而且我哪裏還是小女孩啊?不信你看。”

說完,蒂竟是直接站起身來然後將自己的褲子脫掉,將自己隱祕之處清晰的亮在喻晨的面前,讓喻晨差點暈過去,急忙將她拉了回來,一邊給她穿着褲子一邊哭笑不得的說道,“大小姐我真怕了你了,不要胡鬧好不好?你這樣讓外人看到還以爲你是一個很隨便的女孩呢。”

(推薦收藏哈!玩酷繼續去寫) “嘻嘻,就是在你面前嘛,我哪裏你沒有看過啊,我纔不怕呢。很多人想看,那也得本小姐樂意呀!嘻嘻。”

喻晨暗暗的狂汗一番,正不知道怎麼解決眼前的這小丫頭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喻晨急忙一把抓起來一看是林夢瑤的,頓時心裏一喜,“寶貝兒,要是你不想我被人**的話,那就速速前來找我,我寧願被你**……”

“那個,喻晨,是我。” 傳說的后來 ,而是水玉的聲音,頓時讓喻晨尷尬的傻在當場,乾乾的笑了一下之後,繼而問道,“阿姨,你,你有事?”

“是這樣的,林夢瑤剛纔被人接走了,好像是去參加什麼宴會,來的人很有勢力,我沒法阻止,不過他們沒有敵意,只是告訴我你也會去參加,我不放心,所以就打了一個電話問問,林夢瑤的電話忘在家裏了。”

“宴會?!”喻晨心裏一驚,隨即忽然想起歐陽家的那個小子搞出來的那個什麼英雄會,臉色頓時拉了下來。“阿姨,沒事的,放心吧,我正要去呢。”

“嗯,你去的話我就放心了,沒事了,我先掛了。”

喻晨緊緊的握着自己的手機,然後房間裏響起天怒冷冰冰的聲音,“少爺,保護太子妃的人受到了阻截,沒能阻止,對方是高手,和我們一樣。”

喻晨只是點點頭沒有說話,然後給陳聖打了一個電話。

“來吧,林夢瑤和王語曦都來了,你不來我一個人的保護力度不夠,你也不想你的太子妃變成別人的老婆吧?”沒等喻晨說話,陳聖便是很無奈的說了一聲,讓喻晨暗暗的嘆口氣,出聲問道,“地址在哪?”

問清楚了地址,喻晨看了看身邊忽閃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蒂,“在家看動畫片吧,我去參加一個宴會。”

“要不要我去把那些人都幹掉?”蒂顯然是聽到了喻晨和水玉以及陳聖的對話,於是問道,讓喻晨一陣好笑。

隨意的擺擺手,“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搞定了,小妖精,其實我挺想奪走你的第一次的。”喻晨呵呵的笑了一下,在蒂的小嘴上吻了一下,繼而快速的進入了電梯。

蒂嘿嘿的笑了一下,然後對着房間大聲的喊道,“關掉監聽,我要打電話。”

說完,蒂找出自己的手機,按下一連串的號碼,“五號小組全體出動,凡是威脅喻晨哥哥以及他的女人的,殺!”

此時的蒂絕無半點小蘿莉的樣子,反而是一臉的肅殺,全身上下帶着一股冰冷的殺氣,逼人刺骨。

喻晨按照陳聖給的地址來到一個俱樂部。門口已經停放着不少的車輛,從和諧車輛中不難看出,來的都是一些富家子弟。只不過就在喻晨要向着俱樂部的門走去的時候,忽然一個靈動的聲音叫住了自己,讓喻晨回過頭來定眼一瞧,見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樣子有些眼熟,但是就是不知道在哪裏見過。

“你是?”

喻晨有些尷尬的問道,第一次覺得自己只記得別人的臉不記得別人的名字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對面的女孩也是微微一呆,隨即淺淺的笑了一下,說道,“不好意思,我沒想到你忘記我的名字了,我叫歐陽若離。”


喻晨一怔,歐陽若離,那不是龍晨的女朋友麼!上一次自己還救過她,不過她怎麼也來了?歐陽羽不會傻乎乎的沒有調查清楚歐陽若離和龍晨的關係吧?這個宴會不就是爲了所謂對付龍晨才舉辦的嗎?

“很抱歉,的確是忘記了,你也是來參加這個宴會的嗎?”喻晨歉意的問道。歐陽若離點點頭,表情有些稍稍的無奈,“父親非要我來參加,我也沒辦法。只是很意外會看到你也出現在這裏。”

“呵呵,沒辦法,我女朋友被人強行帶來了,所以我要帶她們回去,一起進去吧。”

歐陽若離點點頭,便是跟在喻晨的身邊,一起向俱樂部的大門走去,門口站着兩派整齊的大漢,其中一個領班的模樣的人看着喻晨和歐陽若離走過來之後,歉意的湊了過來,“麻煩兩位出示一下請帖。”

“早就丟掉了。”喻晨淡淡的說道,而身邊的歐陽若離則是將自己的請帖遞了過去,剛要想要爲喻晨說幾句話,卻是聽到那領班說道,“喻晨少爺是吧,歡迎您光臨,陳聖少爺交代了,只要有人說請帖早就丟掉了,就一定是您到來了,請裏面進。”

喻晨也沒在意,和歐陽若離便是大步走了進去。在一個服務生的帶領下,來到一個大廳中。此時宴會貌似還沒有開始,但是已經是人聲鼎沸,無數的少男少女齊聚於此,的確倒是有點青春迸發的味道。 “喻晨!”喻晨和歐陽若離剛剛走進大廳,陳聖便是帶着莫冰玉和林夢瑤以及王語曦走了過來,雖然很奇怪喻晨身邊的這位女孩是誰,但是也識相的沒有問出來,而是很是無奈的說道,“不好意思,還要你親自到來,我帶不走她們兩個。”

“無所謂,她們沒事就好。”喻晨向陳聖笑了笑說道,的確歐陽家的勢力絕對不是陳聖的家裏可以招惹的起的,不過有人想要在這裏對林夢瑤和王語曦撒野的話,想必陳聖也會拼死保護,所以喻晨並沒有什麼好怪罪陳聖的。

“王語曦,你好。”歐陽若離對這一行人基本上都不認識,但是對王語曦還算是認識,雖然不確定王語曦認識不認識自己,畢竟自己是一個學校的,也算是見過幾面。

王語曦上下打量了一下歐陽若離,繼而很是疑惑的說道,“你是歐陽若離?”

“嗯,沒錯,是我。”歐陽若離對王語曦能認出來自己感到很是高興,本來這個宴會自己就沒有什麼興趣來參加,更何況自己也在這裏面基本上沒有認識的人,自己當然要找一個相對來說熟悉一點的人,免得到時候連個聊天的人都沒有。

“宴會開始了麼?”喻晨先是給衆人介紹了一下歐陽若離之後,又問陳聖。

陳聖微微的苦笑了一下搖搖頭說道,“還沒有歐陽羽還沒有來,看來他比較相信打牌都是在最後壓軸出場,呵呵。”

“那我們走吧,我沒興趣參加這個宴會。”喻晨淡淡的說道,繼而轉身就要帶着大家離開。歐陽若離沒想到喻晨竟然真的是來接人的,竟然說走就走。忍不住的出聲說道,“喻晨,你等一下。”

喻晨很是奇怪的轉過頭來看着歐陽若離,卻是看到歐陽若離一臉尷尬的樣子。

“我,我在這裏沒有認識的人,就,就認識你們幾個,但是我又不能離開,能不能,能不能你們陪我一會兒?只要一會兒,讓歐陽羽看到我來參加了我們就離開可以嗎?”歐陽若離很是忐忑的看着喻晨,生怕喻晨不答應。這個宴會的目的她自然是知道的,但是礙於自己家裏得罪不起歐陽家的人,所以這纔來到這裏,但是父親也沒有說讓自己參加完畢這個宴會,只要讓歐陽羽看到自己來參加了,自己再離開,應該不算過分吧?

喻晨有些無奈的看向林夢瑤兩人,當他看到林夢瑤和王語曦眼神裏流露出來的不忍時,就知道這兩個丫頭善良心性又要爆發了,於是很無奈的點點頭,“那好吧,我們找個地方坐一會兒吧,等等那個大牌。”

歐陽若離頓時一喜,然後跟着喻晨等人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期間不少的富貴公子看到喻晨這邊坐着好幾個美女紛紛過來想要套套近乎,只不過被陳聖冷聲拒絕了。使得陳聖僅僅一會兒的功夫便是得罪了不少的人,好在那些公子哥還是有些風度的,沒有過多的和陳聖計較,當然,這裏面也不缺乏他們不敢在歐陽家少爺的宴會上鬧事的心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喻晨有些心煩的忍不住就要離開的時候,歐陽家大少爺終於是緩緩出場了。

歐陽羽今天二十三歲,長的倒也一表人才,雖然不能說全身上下透露着什麼狗屁氣息,但是的確是一個難得的帥哥。跟在他身後的是一個面相很是英俊的男生,一臉的微笑,就好像他看到什麼都十分的開心似的。

而笑跟笑面虎的那個男生,喻晨很神奇的記住了他的名字——南宮海。

當然,這主要也是因爲他和自己的小傻妞那張相片,才讓他記得如此深刻罷了。

歐陽羽笑呵呵的和衆人打着招呼,儼然一副王者氣派,當然,圍繞在他身邊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阿諛奉承的富貴子弟和一些抱着自己有幾分姿色便是想要雞毛拔光渴望成鳳凰的花癡小姐們。

歐陽羽站到禮臺之上,環視了世人一番之後,這纔開口說道,“感謝大家前來參加我的這次宴會,可能途中有些冒失,請大家海涵,小弟初到龍城大學,自然是想要和各位親近一番,所以纔有了這次宴會。我衷心的希望今天大家可以高高興興的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並且我也要宣佈一件事情。”

說道這裏,歐陽羽突然停頓了下來,眼神四處的飛散,終於是在喻晨所在的角落裏找到了自己的目標。喻晨有些疑惑的看着有些緊張的歐陽若離,隨即聽到歐陽羽繼續說道。

“我之所以轉來龍城大學,其最爲根本的目的是爲了追求我愛慕已久的歐陽若離小姐,大家也知道,龍城大學有四大校花,而若離因爲氣質獨特被推爲四大校花之首,但是奈何小弟似乎形式有些莽撞,久久不得若離的芳心,所以在此我求各位給我做個見證,我當着大家的面向坐在那邊的歐陽若離小姐!”

(要不要六更呢?這是個問題,推薦,推薦,收藏收藏哈!) “好!歐陽少爺和歐陽小姐果真是才子佳人天生一對。”

“就是,就是,天作之合,地作一雙的佳人眷侶!”

歐陽羽的話剛剛說完,下面便是響起了一片恭維之聲,大家紛紛順着歐陽羽手指的方向看來,果然是瞧見歐陽若離那天仙一般的容貌和清新脫俗的氣質,不由地暗暗感嘆,真是太漂亮了,不過,坐在歐陽若離小姐身邊的那幾位貌似一點都不差,頓時,無數道異樣的眼光紛紛盯向王語曦和林夢瑤以及莫冰玉,讓三人說不出的討厭。

歐陽若離的黛眉微微的皺了一下,並沒有表示什麼,依然靜靜的坐在那裏。而此時,歐陽羽的下文再次的傳來:“雖然說,若離對在下有些冷漠相對,但是我堅信,我的愛總有一天可以感動她,讓她歸入我的懷抱,但是我現在要說的是——有人想要和我搶若離。”

衆人一片譁然,和歐陽家的少爺搶女人,那個笨蛋燒壞了腦子了?難道他不知道歐陽家在整個國內有多麼大的影響力和財力嗎?和以爲金錢太子搶女人?!

“是誰這麼瞎了狗眼?竟然敢和歐陽少爺搶女人?!”

“就是,偶遇少爺,你說句話,小弟我肝腦塗地!”

“看我不整死他,我爸爸是警察局局長,只要歐陽少爺一句話!”

“對,我爸是教育局局長,敢問歐陽少爺,那個小子也是學生麼?”

下面的人頓時又是一陣議論紛紛,這個表現還是讓歐陽羽很是滿意的,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後說道,“不用各位幫忙,我自然不會讓若離爲難,我要和那個人公平競爭,當然,我也不怕告訴各位,那個人的確是一個學生,不過只是一個高中生,至於他是什麼來歷,我不方便透露,但是可以說的是,在這個國家,還沒有我歐陽家不敢招惹的人!”

“啪啪啪啪”一個顯得有些不協調的掌聲響起,衆人紛紛向着聲音的來源方向望去,看到走進來一個英俊的少年,帶着一臉自信的微笑正不斷的鼓掌。

“說的好,歐陽少爺說的真好。只是爲了求愛也爲了和我公平競爭,搞出這麼大的排場來,有些浪費了吧?”

“你小子是誰?敢管歐陽少爺的事情?”

“呵呵,我就是那個歐陽少爺要一起公平競爭的人,我的名字叫龍晨!”

衆人再次一片的譁然,歐陽羽似乎也沒有想到龍晨竟然會來到這裏,身後的南宮海眉頭一皺,然後悄悄的從歐陽羽的身邊走開了。

歐陽羽面不改色的看着龍晨,繼而笑意盎然的對龍晨說道,“呵呵,很好,我很佩服你的膽識,沒想到你竟然會來這裏,既然你來了,那麼事情也就好辦的多了,若離也來了,那麼我們的事情就容易商量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