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遠處的車尾燈漸漸消弱,最終顧冉是在情緒相對安穩的狀態下離開了,而目送着她的離開,我卻有些莫名的惆悵,於是佇立在寒風中一口一口的抽着香菸。


直到我的肩膀上多了一件大衣後,回頭纔看見沈茴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身後,她注視着顧冉離去的方向,輕輕笑着問我:“王也,那個就是你的前女友呀?”

我習慣了跟沈茴開着亂七八糟的玩笑,於是轉身看了她一眼,笑道:“誰說的……我的前女友不是你嗎?”

“還是吊兒郎當的壞習慣!”沈茴跟隨着我的腳步朝電梯口走去,繼續說道:“王也,我前段時間看網上消息說……你跟那個女主播米琪談過戀愛,這是不是真的呀?”

我好奇的看着她:“你什麼時候也開始關注八卦新聞了?”

沈茴像往常一樣,習慣性的把手別在身後,面朝着我往後倒着走,笑道:“我是聽別人說的上面有你,所以纔去看的……而且我還看到你跟蘇曼在一起接吻的照片了呢!”

我頓時停下了腳步,凝視着沈茴道:“那些都是網上瞎傳的照片,當時我跟她正在參加一個活動,而且自從那以後就再也沒跟她聯繫過了……”

“喔……我就隨便問問,你別介意呀!”沈茴像個犯錯的小女生一樣低着頭與我一起走進了電梯裏,而我也根本不會因爲這些小事兒跟她生氣,於是帶着笑意對她說道:“沈茴,我怎麼發現這一次你來上海之後,話就突然變多了呢?”

“啊……有嗎?”沈茴有些驚慌失措的看着我,半天后才強行解釋着說道:“我其實就是比較喜歡那個米主播而已,聽說她最近拍了於導演的戲……我很也很喜歡那個跟她對戲的男歌手,他可是爲數不多,作爲一個歌手拿到影帝的人呢!”

看着沈茴說着話期間,眼睛中都充滿了崇拜的眼色,我掏出了家中的鑰匙,說道:“聽說他最近會在上海舉辦一場演唱會,到時候你不急着走,我就帶你去看他的演唱會!”

“真的嗎?”沈茴欣喜的看着我問道。

我稍作沉默,最終點頭道:“他的兩張演唱會門票也沒多少錢……不過我是很想知道,我老媽……她爲什麼突然之間就來上海了,還是正挨着過年的時間來!” 對於我的疑惑,沈茴依舊輕輕的笑着,說道:“天下哪有父母不想孩子的,這似乎沒什麼稀奇的呀!”

“可是我總覺得有些不太正常……”

說着話的期間,我已經打開了客廳的保險門,而這時老媽卻並沒有睡去,她精力旺盛到來回在房間裏東瞅西看閒轉着,似乎乘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長途車對她而言是家常便飯。

見我與沈茴前後走進客廳,老媽走近沙發坐了下來吃着薯片,神神叨叨的問我說:“王也,你跟那個顧冉剛剛在樓下墨跡那麼久的時間,瞎搞什麼呢?”

我對於老媽的性格一直都是比較反感,即便很久沒有見面……將衣服掛在衣架上我又端起茶几上的純淨水喝了一口,纔不滿的說道:“你以後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語言表達方式?人顧冉勞累到大半夜的去火車站接你們,又因爲這樣那樣的瑣事兒來回折騰,反到頭來不說感謝就算了,難道人與人之間就沒一點兒尊重可言嗎?”

老媽瞪了我一眼,說道:“你以爲我真想大半夜麻煩她嗎?我本來就是想給她打個電話詢問一下你的住處,但沒想到她一再堅持自己去車站接我們……王也,她可是已經結過婚的女人……我讓你自己說,你倆現在的關係算不算正不正常?”

我一如既往的只要聽到老媽提及顧冉這個話題,就會剋制不住的情緒煩躁,於是頂嘴道:“我跟顧冉的事情真不需要你操.心,從前不需要,現在更不需要,我自己的事情我有分寸……如果你要是千里迢迢來上海就爲跟我就這個問題爭執的話,就麻煩你趕緊買張車票連夜趕回去,行嗎?”

“王也……”這時沈茴在中間輕輕拉了拉我的衣袖,小聲道:“跟阿姨說話和氣一些……雖然阿姨就這件事情說話的處理方式的確欠妥,但不管再怎麼說她也是你老媽呀……你就先去休息休息吧,讓我來跟阿姨溝通一下吧!”

我看着老媽那氣急敗壞激動到淚水都開始在眼眶中打轉的神態,也深刻的認知到自己不該與她頂嘴,但當年若不是她在背後煽風點火,我與顧冉之間也不一定會走到這個地步,如今當她再次就顧冉的事情與我發生爭執時,恍如昨日重現般讓我厭倦。

最終,我在沈茴的勸導下,放棄了與老媽可能發生衝突的機會……

一個人坐在陽臺,眺望着路邊隱約中已經有早餐店開始忙碌,儘管此時的我有些疲倦,但卻絲毫沒有想睡的欲.望,於是就這麼眼錚錚的看着樓下,頭腦昏沉、連意識都有些模糊。

在天色逐漸亮起之時,折騰了一宿的老媽已經睡去,而我也終於睡意全無,便打算提前到公司落個清靜、休憩的地方。

……

在將近八點的時候,一直沒有睡去的沈茴要求與我一起到公司參觀,本身我對她就沒有敵意,便直接答應帶她過去。

在去往公司的路上,坐在副駕駛艙的沈茴較爲新奇的觀看着那些漸漸消失在車尾後的建築物,並不時的對我問東問西。

在走到一個紅燈路口的時候,我突然有些好奇的問她道:“沈茴,你不是在家教輔導班嗎?現在應該正是寒假補習班最忙碌的時候,爲什麼現在有時間想來上海玩了!”

沈茴手中拿着一臺卡片自拍相機,拍完街邊的風景,便把鏡頭朝向了我,笑着說道:“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愛猜不猜!”沈茴用開玩笑的口氣說完,隨即將相機收到了挎在身上自己針織的小包包裏,很認真的看着我說道:“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說我要來上海了呀……是你自己記不住而已!”

我撇嘴道:“誰說記不住,那個時候你說你過完年之後纔來的好吧!”

“情況有變……提前辭職過來了!”說着的同時,前方綠燈亮起,我很快操作繼續前行,但在開車的同時,我不忘試圖從她口中得知一些關於我老媽的小道消息,說道:“沈茴……我老媽前段時間給我打電話,說看中了一家的姑娘,還硬逼着我過年回去見那姑娘……你說該不會這次過來真打算帶我回去吧……我這公司剛剛運營起來,哪有時間呀!”

沈茴含含糊糊說道:“是……是嗎?我沒有聽阿姨說過呀!”

我輕輕笑道:“那你可得在我老媽面前當個臥底……回頭打聽到什麼消息,都得如實跟我報告知道嗎?”

沈茴白了我一眼:“王也,你還以爲我現在跟以前一樣好欺負是嗎?”

“這怎麼能算是欺負呢……咱倆這關係,雖然有快二十年沒見了吧,但是我對你的感覺可是很親切的,我可是一直拿你當好朋友來看,所以才讓你去我老媽身邊做臥底的,一般人我還不信任她呢!”

沈茴被我的話逗的笑了起來,說道:“按你這麼說我是應該感到慶幸了吧?”

“說慶幸有點見外了,說榮幸還差不多吧!”

“王也,臉皮厚到你這種程度也算是一種境界了啊……”沈茴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臉上的笑意卻從未停止,片刻之後,她用手託着下顎,看着我問道:“王也……到了你這個年齡也該考慮個人的婚姻問題啦,爲什麼你就那麼抵制阿姨給你找對象呢?”

我笑着搖頭道:“感情這種複雜的東西,玩得好是幸福,玩不好是墳墓……等你多被埋幾次之後,你就會發現即便愛上一個人,也不會輕易說出口了!”

“說的跟你被埋了好多次一樣……”

我依舊苦苦的笑道:“被埋的次數不算多,但是每一次都埋在土壤最深處……它已經在土壤中發芽,卻一次又一次的被扼殺在萌芽狀態!”

“說的那麼深奧,有些聽不懂……”

“呵呵,經歷之後自然就懂了!”

沈茴輕輕點了點頭,似乎在揣摩着我說的話含義,但最終又沒猜出個所以然,於是便繼續像個好奇寶寶般瞪着眼睛,問我道:“那你現在有沒有喜歡的女生呀?”

——

這是昨天夜裏的章節,當時寫完手機沒電了,不能共享網絡更新不了……今天還有更,明天開始多更一些補補。 “喜歡的女生麼……”我笑眯眯的看着沈茴,道:“這個當然有了……!”

“是誰呀?”

我愈加笑的開心,道:“你都這麼急着想知道了……那我就更加不能告訴你了啊!”

沈茴略顯喪氣的鄙視着我,但卻又似乎真的生氣了一般,從始至終都沒再與我講上一句話,直到跟隨着我一起到達公司。

一進公司之後,沈茴無疑在劉偉等人觀望國寶般的圍觀下成爲焦點,而對於那些帶着猥瑣的眼神,她就顯得格外不能融入,以至於臉上帶着幾乎僵硬的笑容,但手指卻不時的拽着衣角。

老李端着一杯濃茶從我身邊路過時,笑眯眯的上下打量着我並朝我豎起了大拇指,而劉偉與一些其他同事則是紛紛把我與沈茴給圍個水泄不通,故作感動的姿態緊緊握着我的手,說道:“也哥,你真是體恤民情……就知道我們整天面對這些摳腳大漢,連工作都沒有精力……昨天還在想自天真走了以後,咱們公司就沒哪個女人能撐得起檯面了,沒想到今天這一大早你就送我這麼一個驚喜……真是太愛你了!”


“滾蛋……”我伸腿便在劉偉的屁股上踹了一腳,瞪着他道:“這個月業務突破不了二十單,下個月就扣除你們本月的所有福利以及獎金!”

“小氣鬼!”

“我跟你說真的!”

“操!”

我狠狠瞪着帶頭起鬨劉偉,最終在我強力的威懾下,原本那些把我與沈茴堵在門口的好事兒者紛紛一溜煙兒消失的無影無蹤。

回到我的辦公室之後,沈茴這纔算終於有些放開了一些,輕呼了一口氣說道:“王也,你們公司的人好像並不怎麼怕你呀!”

我下意識的朝門外看了兩眼,其實我也挺喜歡這種工作氛圍的,正是因爲都市的生活壓力過大,所以孫真真纔給我們構造出來了眼前這麼一個沒有硝煙的世界,而在我這裏也從來沒有所謂的階級壓迫,我很喜歡把手下的員工當做朋友一樣來看待。

在茶几上我給沈茴衝了杯速溶咖啡,並招呼她坐下來之後,我又給自己衝了杯咖啡,說道:“我們這裏是一個沒有硝煙的世界,在這裏一般的階級不那麼分明……而且這裏的員工幾乎很多都是我的一些老朋友,所以不懼怕我是肯定的,也沒有必要忌憚於我!”

沈茴左右看了看:“呵呵,你這邊的環境真的很好,在你這邊工作一定很輕鬆吧!”

“這得看你個人的感受,不過我對員工是又要求的,如果他們這個月真的完成不了我給定的目標,那下個月就真的不會發放福利以及獎金,這是我的原則!”說罷我端起咖啡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對沈茴說道:“我現在要開始工作了,你如果要是覺得在我這邊閒的無聊,倒是可以去樓下隨便轉轉參觀一下!”

沈茴是屬於那種很溫柔賢惠,又安靜乖巧的女生,在我跟她說完最後一句話之後,她很快便安安靜靜的像個雕像般坐在沙發上,生怕她的一舉一動都能打擾我的工作狀態。

一個上午的時間在忙碌中消逝,而我是在大約十一點鐘左右的時候被顧冉的電話吵醒,甚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時居然在工作中趴在了辦公桌前進入了夢鄉中,一夜未眠的我的確在此時有些疲倦,但有些時候我卻寧願把自己沉浸在這種身體的忙碌之中,似乎也只有這樣,纔不會讓自己的靈魂過於疲憊。


接通了電話,我不受控制的下意識伸了個懶腰,問道:“怎麼了顧冉?”

顧冉似乎聽出了我那帶着慵懶之意的聲音,便有些好奇的問我道:“這個時候你該不會還在家裏睡覺吧?”

我揉着眼睛儘量讓自己變得清醒,說道:“沒有啊……夜裏沒怎麼休息好,剛在公司睡了一小會兒!”

“哦……”顧冉輕應了一聲,對我說道:“我託朋友剛在陸氏的旗艦酒店要了一個VIP包房,阿姨坐了一天的火車好不容易來到上海,你帶她去吃一頓好點兒的!”

我因爲顧冉的破費而感到難爲情,於是皺起了眉頭道:“那可是五星的飯店啊……這也太破費了吧,我帶她到我們公司的餐飲店隨便吃點兒就行了!而且本身我們就不是什麼有錢人,這一頓飯下來,我這個月的工資就沒啦……”

顧冉有些無語的說:“又不是讓你掏錢……我有那邊的鑽石VIP會員卡,裏面的錢不用也是浪費,以我現在的身份也不太適合去那裏消費了,倒不如讓你們拿去隨便花花呢!”

我依舊有些不放心的說:“這樣好嗎?”

顧冉有些不耐煩的道:“哎呀……王也,我怎麼發現你現在這麼墨跡呢……這裏面的錢又不是坑蒙拐騙偷來的,除非你閒我的錢不乾淨!”

“我不是這個意思……”

“既然不是這個意思,那你就趕緊帶着阿姨過去吧……一會兒我給那邊的經理打個電話,你去到直接說明身份就可以了……行了,我現在還有一些事情要去忙,就先不跟你說了,回頭見嘍!”

話音剛落,顧冉的電話那邊就已經掛斷了電話,而她的這種熱情,對於我來說卻是很難爲情,其實誰又不曾有想在老媽面前表現的機會,特別是時隔幾年以後,我比任何人都想在她的面前證明自己,可雖然我有這種想要證明自己的機會,但絕不是想依靠着顧冉的能力成目的。

把手機放在了辦公桌上之後,逐漸回過神來的我終於發覺從我醒來到現在,從未見過沈茴一眼,除了此時搭在我身上的一條毛毯能證明她在過我的身邊之外、

走出辦公室,我習慣性的把香菸叼在嘴中,但卻並未像往常一樣點燃,從樓上這開闊的視野望去,最終我在一樓的辦公區域發現了沈茴的身影,只見她的手中一次性端着四五杯的咖啡,並一一給那些辦公職員送到辦公桌上,她一如既往的閒不下一會兒的時間。

突然間,她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一個不留神便把咖啡灑了一地,整個人也被絆倒在地上,而我在親眼看到她摔趴在地上之後,頓時開始慌亂了起來。 在沈茴被絆倒之後,我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樓下,此時的她還沒平安的站起身來,所以多少讓我更加的擔憂她的狀況,於是趕緊蹲下身子急迫的把她扶了起來,問道:“怎麼那麼不小心……燙着沒有!”

沈茴的臉頰上微微帶着笑意,但我發現她似乎刻意的將右手往背後掖藏了起來,看了看周圍那些以劉偉爲核心包圍過來的職員,又看了看我輕聲說道:“我沒事兒……怪我自己太不小心了!”

我伸手便將她的右手拉了出來,最終發覺好在只是輕微的擦破了皮,身上也濺到了一些咖啡的液體,但即便如此我卻依舊心存愧疚,於是轉身瞪着相繼而來的劉偉等人,把怒氣發泄在他們的身上道:“你們他媽想喝咖啡自己沒長手是嗎?一羣大老爺們兒讓一個女生端着那麼多咖啡來回奔波,還有沒有點兒廉恥之心了?”

面對我的暴怒,劉偉低頭不語,因爲他自知此時的每一句反駁都只會更加讓我狂躁……而這時沈茴再一次拽起了我的衣角,說道:“王也……這是我自願替他們做事的,跟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就是看着他們上班有些辛苦,而你又在辦公桌上睡着,反正閒着也是閒着,一時無聊所以才主動要求給他們打咖啡的……”

我轉身無奈的瞪着她,真是對她的仁慈之心給鬧的沒有脾氣。

沈茴抿起了嘴,露出了輕盈的笑容,道:“好了啦……是你自己說這是一片沒有硝煙的世界,千萬不要因爲自己而把這邊變爲了四處瀰漫着硝煙的戰爭地哦!”

我有些頭疼的摸了摸鼻子,無語道:“你還好意思笑出來?”

“那我也不能哭啊……這樣不就成小孩子了嗎?”說罷她又神補刀嗆了我一句:“我看你現在就跟暴發戶似的……脾氣也太大了!”

“……”

事情差不多收尾即可,在沈茴沒有受到嚴重的創傷之下,我也沒有必要把別人當做發泄情緒的對象,畢竟自認爲此時的我還算是一個有素質的紳士。

從公司離開之後,我先是去家中把老媽接上了車,之後又經歷了半個多小時的車程才總算到達陸氏上海的旗艦酒店。

停完車子後,在迎賓小姐的的引領過程中,我告訴她自己的預訂的包廂房間,但她卻讓我在貴賓休息區稍微等待,並說明一會兒將有經理親自過來接待,我對這種高檔酒店的服務狀況並不太瞭解,於是便只好帶着老媽與沈茴一起坐在貴賓休息區喝着咖啡等待着。

一向話比較多的老媽在見識到大城市酒店的奢華之後,囉嗦話就更加的多了起來,問我道:“王也,你們在這吃一頓飯大概需要花多少錢呀?”

我端起杯中的咖啡喝了一口說道:“一般都是公司接待客戶用的,住一晚幾千不等……吃一頓飯倒要不了多少錢!”

沈茴插話道:“王也,這樣也太浪費了吧……一頓飯都上千了呢!”

我看着她笑道:“要是沒有你也不會有我的現在,當初在我最窮迫的時候無人問津,而你卻對於我十分信任……單憑你的這份信任,就算這頓飯吃到上萬也值了!”

沈茴臉上泛起了陣陣紅暈:“那事兒都過去了,就別總是提了!”

“爲什麼不提……說到底你是我的伯樂呀!”我依舊帶着笑意說道。

而我與沈茴的對話,在老媽看來卻是一頭霧水,她很快從中間插入了話題拉起了我的胳膊,嘮叨着說道:“王也,花錢也不是這麼個花法,這一頓飯都要上萬了……這一萬塊錢得買多少斤糧食,難不成這飯是金子做的麼,而且就算是金子那我也吃不下去啊……依我看,咱們還是回家吧,我家裏米飯都已經煮熟了!”


我有些無奈的嘆息,倒不是我拉不下這個面子離開,而是論心而言,如果這頓飯不是顧冉消費的會員卡,我也定會選擇一個較爲高檔的酒店宴請沈茴,畢竟我對於她那份感激的心是很真摯的。

在靜下來心與老媽的“談判”期間,一個穿着正裝的男人來到我的身前,帶着禮貌性的微笑,問我道:“請問您就是顧小姐電話中所說的朋友,王先生是嗎?”

我起身禮貌性的跟他握手,點頭說道:“是我……她跟我說在這邊定了包廂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