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印主殿中,已經過去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這期間,一個個人都被傳送出來。阿斯貝爾王國的八人已經全部被傳出,邁爾斯與赫本利亞亦是如此。而蕭嵐這邊,碧戴斯,可可,奧菲斯特,若雪凌風,雪兒,則也是出來了。

其中赫本利亞,碧戴斯,可可三人成功挑戰了第三關,各自獲得了次元世界的隨機獎勵,都非常不凡,不比蕭嵐火的“化魔靈氣”差。而奧菲斯特,若雪凌風,雪兒,邁爾斯則是成功挑戰了第四關。

當他們知道挑戰完前四關後,才正式獲得進入最終傳承試煉之地資格,才能進入那最爲恐怖與困難的試煉地挑戰時,皆是搖了搖頭,選擇了放棄。

能成功挑戰四關,他們都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所有的魔法與戰力都沒有保留的爆發釋放,這才堪堪通過,若非融入了那個消散的“自己”的奇特能量,他們可能會因爲身受重傷而死掉! 第一百二十三話 離開遺址

“蕭嵐與小玲瓏居然還沒有出來!”

雖然知道蕭嵐和小玲瓏很厲害,但是奧菲斯特他們卻不曾想到兩人會堅持到現在。自他們從第四關出來,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這煎熬的簡直讓他們坐立難安。

因爲,他們擔心蕭嵐和小玲瓏太過自信,冒然闖關,然後發生不幸!通過一關之後他們可以選擇離開,但是進行挑戰時卻無法退宿,必須要完成挑戰才行!

他們,都非常擔心啊!

“嘿嘿,別做夢了,他們肯定早就死在裏面了!”


一旁,阿斯貝爾有人輕聲嘲諷道,他們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堅持到現在,因爲在他們眼中最爲強大的邁爾斯和赫本利亞都出來了,怎麼可能還有人在裏面堅持呢!

若非現在那金屬怪物還在封魔臺前刻繪着魔紋,他們不敢打擾到他,以及赫本利亞和邁爾斯的分立,估計阿斯貝爾的人早就趁着現在人多勢衆,攻擊奧菲斯特五人。

而那時候,他們就知道什麼叫做恐懼與數量優勢了!

突然,地面上的傳送魔法陣一陣光芒閃爍,一個幼小的蘿莉身影出現,是小玲瓏出來了!

“小玲瓏,你出來了!”

奧菲斯特五人雖然對小玲瓏一向高傲自大的脾氣很不滿,但是畢竟是是同伴,一同闖過了許多難關,而且小玲瓏還幫助過他們,故此對小玲瓏的出現也是抱着喜悅之色。

小玲瓏可愛的**小臉上先是一愣,而後便擡起她的小腦袋,以一貫的驕傲神色和語氣說道:“那是當然,話說……你們全部都出來了吧?”

她當然很在意出來的順序,如果自己是最後一個出來的,那就代表着肯定是她最厲害,堅持到了最後!

“沒……蕭嵐哥哥還沒出來!”雪兒捂嘴,對小玲瓏打笑道。

她當然也知道小玲瓏的心思,不過可惜蕭嵐比她還晚。不過就在她話剛說完的時候,地面上又浮現魔法陣,光芒閃耀間,蕭嵐人便出現在衆人面前,位置與小玲瓏很接近。

“大家好啊,都在就我就放心了!”蕭嵐微笑,向着諸位夥伴打招呼。

“蕭嵐哥哥,你回來了!”

“蕭嵐……”

蕭嵐的出場自然要比小玲瓏受歡迎,畢竟蕭嵐可是很友好,很和善的,哪像小玲瓏那樣一副誰也看不起的樣子。

“哼,居然比我晚了兩分鐘!”小玲瓏在一旁嘀咕,心裏非常不爽。

雖然她也知道進入那最終試煉之後,蕭嵐絕對會和自己一樣,被那狼頭人身蛇尾的怪物狠狠扔出來,啥都不可能做到。

但是,她還是很不爽,爲了最後一個出來,她可是特意在黑暗通道里坐着煉化了好一會的神性能量纔出來的,結果沒想到還是早了兩分鐘。

“早知道,我就應該多坐兩分鐘的!”小玲瓏低聲斥責自己,覺得實在是太可惜了。

“小玲瓏,你說啥?”蕭嵐有些好奇,隱隱聽到小玲瓏在低語着什麼。

“關……關你什麼事,可惡的蕭嵐!”小玲瓏擡頭,對着蕭嵐冷哼了一聲,便不再理他,自顧自走開。

一旁,阿斯貝爾的人臉上有着驚訝之色,覺得這不可能,這麼長時間纔出來,他們到底是走到了哪一關!就算是邁爾斯和赫本利亞,也都不然地浮現出驚訝與憂慮!

這樣的人,自然是非常強大,天賦資質遠在他們之上!

“咦,你們都出來了?難得啊,這次居然有兩個走進了最終傳承試煉之地,遠超我的估計。我還以爲,你們最多能走到第三關來着,嘿嘿……”

這時候,封魔臺前面,那金屬怪物斜斜探過來一個碩大的馬腦袋,盯着封魔臺後面的衆人,明顯可以感受到他的馬臉上帶着奇怪的笑容。

衆人無語,臉上皆是帶着黑線,但卻不敢在他面前放肆。不然,他們現在一定早就炸毛,跳起來一人給金屬怪物一個爆慄!

“不過可惜,看來是我想得太多了,吾主的傳承估計真的得消散於天地間了,唉……”想到結果,金屬怪物又不禁開始惆悵,果然是自己太天真了,主人的傳承,又豈是這羣毛都沒長齊的人類小傢伙能得到的!

唉,看來就是到最後,也還是等不到那個人的出現啊!

“尊……尊敬的大人,難道一定只能通過最終的考驗,才能得到傳承嗎?”

邁爾斯有些不甘心,忍不住擡頭詢問,他通過第三關得到的獎勵並非是《猩紅魔焰盛光》的下半部分。

“哼,吾主說是什麼,那就是什麼,哪有你想當然的份!給你這個機會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你莫不要因爲自己的貪婪,葬送自己的性命!”金屬怪物一聲怒喝,直把邁爾斯震懾的渾身顫抖,差點被暈倒在地。

“大……人,我知道錯了,請您原諒我的冒犯!”邁爾斯驚慌,顧不及自己此刻氣血翻騰的狀態,連忙跪下向着金屬怪物求饒道。

金屬怪物並沒有直接殺他,但是這不代表着他可以沒有表示。如果他不作出這種姿態來,在蠢的人都能猜到其結果會是怎樣!

“起來吧,瞧你那模樣,一點男子漢的氣概都沒有,還想要吾主傳承?”金屬怪物並沒有太在意邁爾斯之前的話,看他此刻求饒,也就放下了心中殺欲。

在這個主殿中封印了這麼多年,金屬怪物早就把當年的殺氣與戾氣磨光了。此刻的他,所剩下的,不過就是那一顆爲其主人等待傳承者的不滅之心。

“既然你們都沒有通過吾主考驗,那也不需要繼續待在這裏了,本王就送你們離開吧。本王現在雖然瞧不上你們,但是也希望你們還能有再來的時候,並且那時候還能將吾主傳承帶走!”


金屬怪物大手一會,一個巨大魔法陣出現在衆人的頭頂,魔法陣旋轉,裏面出現一個血紅的深邃通道。

金屬怪物做完這些,便不再理會衆人,繼續坐在封魔臺前刻繪着魔紋。他除了一開始出現的時候沒有這樣做,之後的所有時間,包括與衆人說話都在刻繪着魔紋,行爲異常的古怪和神祕。

邁爾斯與兩個手下看了眼,第一時間跳入魔法通道。此時在場的三個勢力之中,屬他們這一方最弱,無論是和赫本利亞公主,還是神風龍騎王國的蕭嵐他們都有着仇怨,如果到時候被堵在出口,估計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雷吉諾德家族能和阿斯貝爾王國皇室相處這麼多年而沒有爆發矛盾,除卻兩個家族先祖之見的關係之外,肯定有着讓阿斯貝爾王國皇室忌憚的實力,雖然現在邁爾斯只剩兩個手下,但等他離開這個神國廢墟,找到其他進入太初祕境的家族人員,就不用在怕赫本利亞公主了。

至於蕭嵐他們,邁爾斯覺得暫時還是不要招惹的好,蕭嵐這幫人邁爾斯越是接觸越覺得水深,他難得的有些怕!

“邁爾斯殿下,別走的這麼急啊!”

赫本利亞公主輕笑,亦是快速地跟隨着跳入魔法通道中,她並非想要追殺邁爾斯,因爲邁爾斯一旦離開神國廢墟,便不再是她能留得住的。


她,只是擔心蕭嵐幾人!沒有邁爾斯在一旁的震懾,她覺得自己如果是蕭嵐他們,會毫不留情地把這個敵國公主留下,或者斬殺,或者進行一些慘無人道的事情!

“嘿嘿,他們是怕了我們!”奧菲斯特怪笑,看着阿斯貝爾王國的傢伙一個個如喪家之犬一樣跳入魔法通道中,心裏面很高興。

“我們跟上,既然遇到了阿斯貝爾王國的公主,怎麼能這麼輕易放過!我還清楚的記得當初在遠古龍域森林中發生的戰鬥,那血淋淋的畫面讓我每次想起心中總是會刺痛。”碧戴斯皺眉說道,便跟着進入魔法通道。

她的話讓衆人不禁心中一沉,雖然也許那件事與這個赫本利亞公主沒關係,但也確實不能就這麼輕易放過,最起碼要好好地警告一下她,以及阿斯貝爾王國!

他們都跟着進入魔法通道里,一股力量包圍,衆人便朝着通道深處飛去,很快便看到一個昏暗的出口。

衆人出來,此刻外面的天色早已是黑夜,衆人也不知道在神國廢墟之中待了多少天,但可以肯定絕對不止一個白天時間。

“感受到她們氣息了,邁爾斯朝西方深入危險區域,赫本利亞則是西北方向。”

衆人之中,除去蕭嵐和小玲瓏的變態感知力,要屬奧菲斯特的感知力最強。他主修的是大地魔法,在大地之上,這類魔法師能做到一切。

“邁爾斯的速度很快,追去太麻煩,咱們去追赫本利亞!”蕭嵐稍微感應下,發現才這麼一小會兒時間,邁爾斯就已遠離他們好幾百裏,便決定去追還沒跑出五十里外的赫本利亞。

七人行動,身上各種魔法氣息與光芒綻放,腳下都繚繞着青色的光芒,化作了道道疾風向着西北方向的赫本利亞追去。

阿斯貝爾王國掌權之人,他們無法原諒,雖然赫本利亞不過只是公主,但是他們還是想要給其吃點苦頭,給予警告。神風龍騎王國之人,並不是好欺負的! 第一百二十四話 暴躁的神性能量

一輪血月之下,漫天如墨的夜色中,幾道絢麗光華正在這片丘陵山脈中急速奔行,向着西北方向飛快而去。

五十里距離,並不是很遠,在蕭嵐他們一番急速奔行下,很快便看到了前方黑夜帷幕裏有着幾道光亮,那是赫本利亞與她的手下在奔逃發出的魔法光亮。

“公主,他們追上來了!”

說話的是那叫巴羅的男子,當初他與其他九個朋友還曾偷襲過蕭嵐他們,結果不僅被蕭嵐幾人打跑,而且還有兩人被小玲瓏凌厲擊殺,巴羅曾親眼看到,心中對蕭嵐幾人自是有着懼意。

“赫本利亞公主,走這麼急幹什麼,留下來好好談下一唄!”接近了赫本利亞五人,奧菲斯特便忍不住再次怪笑着對其說道。

他的聲音很大,帶着嘲諷之意,讓赫本利亞心中又氣又梗。若非她爲了接近邁爾斯,想找機會無聲無息幹掉他,此刻周圍早已成百上千的強大守衛,哪有還有奧菲斯特猖狂的份!

“哼,你們想做什麼!”赫本利亞絲毫沒有驚慌,看逃不了,乾脆停下腳步,轉過身看着蕭嵐七人。


她身側有四個手下,暗中也隱藏着她父王,也就是阿斯貝爾國王賜予的護身寶物,並不是很懼怕蕭嵐七人。打不過,她也有逃跑的辦法!

“想做什麼?呵呵,看你們阿斯貝爾王國的人,特別還是皇室的人不爽,想教訓你們。這個理由如何?”碧戴斯站出來,說着便直接向着赫本利亞揮出一道水之魔法。

她最爲痛恨阿斯貝爾王國之人,之前在主殿中因爲有金屬怪物的震懾,所以不敢做出什麼舉動。現在到了外面,那心中滿滿的怒火就再也壓制不住了。

“你們神風龍騎王國的人難道都是喜歡以多欺少,恃強凌弱的無恥之人嗎?”赫本利亞怒喝,嬌美的臉上帶着一種楚楚可憐而又憤懣不公之色,讓人還以爲她受到了怎樣的欺凌侮辱一樣。

不需要她防禦,手下巴羅等便會自動站出來替赫本利亞擋住碧戴斯的魔法攻擊。

“呵呵,笑話,你以爲我們會與你們阿斯貝爾之人一樣?一個個強大的魔導士,爲了殺掉手無寸鐵的年輕孩子,居然可以不折手段放出亡靈大軍!你阿斯貝爾王國的所作所爲,人人得而誅之,何須講道理?我們不會殺你,也不會以多欺少。至於恃強凌弱,你堂堂一國公主,手中掌握無數修煉資源,皇宮中有着無數強者教導,我們這裏所有人都不過一介平民,沒有半個爵位,你好意思說恃強凌弱嗎?”

不僅是碧戴斯憤怒,便是一向最爲柔弱的可可,聽到赫本利亞的無稽之談也忍不住大聲斥責赫本利亞起來。

蕭嵐幾人沒想到呀,可可平時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樣,斥責赫本利亞起來,真是字字見血,句句珠璣,更是讓得一向在王國中號稱能言善辯的赫本利亞無言以對!

“你是阿斯貝爾的公主,我們這裏所有人,都是神風龍騎的平民,如今我們向你發出挑戰,你任選一個人出來單挑,可敢答應?”

可可一臉鄭重神色,看着一臉氣急的赫本利亞,再次嬌聲斥道。她的這句話簡直就像是一柄重錘,狠狠地打擊在赫本利亞的心中,讓赫本利亞臉色頓時蒼白起來,身子不由得一陣顫抖。

你是阿斯貝爾王國的公主,他們不過只是神風龍騎王國的平民,然而他們卻敢向你發出挑戰,你敢不敢接受?

赫本利亞心神具顫,她覺得自己不敢,因爲她認爲對面七人任何一個人都有着必勝自己的把握!赫本利亞真的被蕭嵐幾人,特別是可可的話打擊到了。

她臉色蒼白,銀牙緊咬着紅脣,似乎都有着血液流出。她的內心被狠狠打擊到,失去了正常的考慮與思維。在神國廢墟中,除卻蕭嵐和小玲瓏之外,雪兒,若雪凌風,奧菲斯特與她出來的時間相差不多,她那時就被打擊到。此刻看可可那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她一瞬間的反應就是自己根本勝不了眼前七人中的任何一人!

其實,如果真要打,碧戴斯和可可還是勝不了不了她的,但是她已經被消磨了銳氣。

赫本利亞被可可說的渾身顫抖,好半天都沒有迴應可可的話!至於她的幾個手下,早就在之前吃過了蕭嵐幾人的苦頭,雖然現在他們都感到恥辱和憤怒,卻也不敢站出來替赫本利亞說句話。否則,估計就是自己接受蕭嵐他們的挑戰。

“切,還以爲你們阿斯貝爾王國多麼厲害和囂張,真到這個關頭,連公主都熊成這樣,就更別說你們國家的人了!”碧戴斯輕笑,看赫本利亞半天沒反應,忍不住再次諷刺起來。

“走吧。”蕭嵐看差不多了,便開口說道。

他要的目的算是達到了,給赫本利亞一個難忘的教訓,通過身份不凡的她,可以傳遞給阿斯貝爾王國皇室一個消息——那就是神風龍騎王國的人並非是好欺負的,縱然只是平民,亦能讓阿斯貝爾王國畏懼!

“哼,我神風龍騎的人,就算是平民也能讓你們阿斯貝爾皇室顫抖!如果不信,你們大可來試一試!”

最後離去之時,奧菲斯特再次開口,向着赫本利亞及她的手下說道。他身上魔法氣息強盛,土黃色的光暈濛濛覆蓋身軀,看起來異常魁梧而霸氣。

……

夜色微涼,血月明亮,在一片蒼莽大地之上,七個光影在飛速奔行。

是蕭嵐幾人,他們教訓了赫本利亞之後,便朝着北方深入太初祕境危險區域。風靈平原雖然不知道屬於太初祕境什麼方位,但是他們朝着斷魔妖獸巢穴走來,便是一路由南向北。


太初祕境很大很大,他們不會侷限於風靈平原周圍那麼外圍的區域。他們要深入,要尋找更多的太初本源,要探索更多的神祕之地,所以他們就更得要加深入。

不過此刻他們的目標是,尋找一處安靜與安全的地方,好好的打坐冥想,將在神國廢墟中得到的那些神性能量煉化。

這些神性能量不比太初本源差,一趟神國廢墟之行,他們的體內都儲存的太多了。如果在不去煉化,這些神性能量便會脫離他們的控制,在體內造成一些創傷還是小事,更危險的是很可能會在他們體內發生大爆炸!

所以現在當務之急,便是要儘快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煉化體內神性能量。衆人之中,除卻已經煉化過的蕭嵐以及身爲龍族的小玲瓏,其他五人皆有爆體危險!

特別是奧菲斯特他們的普通體質,雖然得到的神性能量沒有蕭嵐蕭嵐,並且還分了一半給自己的夥伴幼龍,但是他們的身體還是承受不住,現在體內已經在出現危險變化了!

“剛纔忘記回到斷魔妖獸的巢穴了,那裏很適合啊!”奧菲斯特臉上露出苦笑,對着衆人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