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管這些人的樣子如何,造型如何的怪異,都不影響他們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而且,清一色,都沒有找林逸一行人麻煩的意思,那感覺,彷彿強悍如他們,已經不屑於在跟螻蟻計較了一般。

這倒是讓林逸一行人安靜的修行了幾天,隨著時間慢慢的過去,出現強者的頻率也越來越高,當又一名脖子上掛著九個巨大骷髏頭,肩膀上扛著一根足足有一二十米長白骨的兇悍強者經過之後。

林逸起身了,此時已經有人陸陸續續的突破了境界,雖然靠近九峰山無比的兇險,可同樣,這裡因為人煙稀少的原因,空氣中蘊含的靈氣也是十分的充裕的。

「三名戮仙之境一層的修士,十五名教主之境後期的修士,七名教主之境中期,倒也算是不錯了,不枉老子把家底都給你們了!」

林逸看著眼前這三十五名商會子弟,微微點頭,有些欣慰的笑道,這樣一股勢力也許在他的面前不算什麼,可是放在整個太白天,跟那些大勢力,大家族相比,卻已經是不逞多讓了。

可以說,他的想法已經邁出了最成功的一步了。

「諸位,好了,你們都在這裡修行半個月了,我看也是時候進入九峰山了。」

林逸拍了拍手,示意眾人停止修行,滿意的笑道,光是境界還不行,還必須要進入九峰山內獵殺強大的妖獸,增加自己的戰鬥力,這樣才能夠成為真正的強者。

「是!」

感受著體內澎湃的力量,眾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尊敬,恭敬的笑道。

「少爺,之前,之前來討酒喝的男子,在離開的時候,曾經告知過我們,讓我們不要進入九峰山,否則,會死,我看……」

林逸話音一落,馮遠征卻又神出鬼沒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依舊還是苦口婆心的盯著林逸。

「閉嘴,瑪德從現在開始沒有老子的同意,你要是再敢說一句廢話,馬上給我回商會去!」

林逸直接野蠻的打斷了對方,他現在是真心有點煩馮遠征了。 這傢伙本事沒有多大,可是煩人的本事倒是不小,簡直就像是一隻蒼蠅一般,一直在你的耳邊嗡嗡響個不停。

他林逸自認為自己的脾氣也算是不錯的了,可此時也有點要暴走的感覺了,這他嬢的你每做一個決定,你的話都還沒說完,他就衝上來嘰里呱啦了。

最最讓林逸不能接受的是,馮遠征說的話那是一點養分都沒有啊!哪怕,但凡是他說的有一點用處,他林逸也不會如此的反感啊!

馮遠征一看,林逸又被自己惹毛了,而且馬上還要把自己趕走,這心裡也充滿了擔心啊!

他受青娘所託,跟隨林逸保護林逸的,這要是被趕走了,豈不等於是任務失敗了?這對馮遠征來說,是萬萬不能接受的,當即,後退了一步,不敢在廢話了。

「小的們,出發,今天,就是咱們發財的好日子!」

林逸手臂一揮,扯著嗓子激動不已的大笑了起來。

「是!」

一眾商會管事的,此時個個都是一臉的興奮激動之色,哪裡還有之前的溫文爾雅,簡直就像是一群第一次外出的棒小伙。

林逸看著眾人的精氣神兒,被馮遠征搞的不爽的心情也慢慢的散去,當即手臂一揮,帶著眾人就朝著九峰山進發。

沿途,荊棘密布,雜草叢生,一眼望去,除了那參天的大樹之後,便是綠油油的雜草,人走在其中,倒是有幾分野獸出行的感覺。

而且,越靠近九峰山那種原石的狂野氣息便越明顯,僅僅只是前行了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在眾人的四周,已經能夠看到不少動人類,以及動物的屍體了。

鮮血乾枯如黑色的泥土一般,覆蓋在大地上,森森白骨,隨意的被仍在雜草中,幾乎到處可見。

甚至,不少內臟,都掛在荊棘叢上,已經被曬開,給人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眾人臉上的笑容也慢慢變得凝重起來了,不少人都自發的拿出了自己的法寶。

雖然跟拓跋家的一戰,讓他們信心大增,可在內心深處,他們依舊還是一個商人,依舊還是無法做到如林逸那麼的坦然。

馮遠征嘴巴動了好幾次,可終究還是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

當一行人終於太如九峰山內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人在這一刻竟然齊刷刷的鬆了一口氣,那感覺,彷彿剛剛他們從鬼門關走了一道一般。

林逸的心情此時也變得沉重起來,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謂,也終於讓他明白,沒什麼九峰山如此的危險了。

愛之轉彎 不過他心中倒也沒有太多的畏懼,只是卻也不敢在莽撞了,畢竟背後可跟著好幾十好子人啊!他也要為眾人的安全著想啊!

「從現在開始,擺一字長蛇陣,馮遠征做尾巴,我為蛇頭!」

林逸神色冷漠的說道,在幫眾人修改功法的時候,他便留下了這一字長蛇陣,為的便是進入九峰山之後能夠提升安全係數,而且,如果真的遇到了什麼威脅人物,這一字長蛇陣也能夠保證眾人的安全。

「是!」

眾人一聽,慌忙動了起來,很快,就在林逸面前擺出了一字長蛇者,在陣法形成的瞬間,一股奇怪的氣息籠罩了所有人。

排在末尾的馮遠征則是一臉哀怨的看著林逸,手中拎著一把長劍,他在的這個之可以說是最安全的了。

這一字長蛇陣,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攻擊點,可所有人卻都要以林逸為尊,而蛇頭不但有著領路的作用,同樣還有著警惕四周的作用。

林逸見眾人對這陣法已經無比嫻熟,這心裡倒是稍微安定了一分,當即帶著眾人便轉身朝著叢林深處急速而去。

之前,有那麼多怪異強大的傢伙從這裡走過,地上到處都是痕迹,林逸倒是不用在為尋路而費心思,直接跟著那群無比恐怖傢伙的背後前行反而還安全了不少。

最少,他們經過的地方都會有那種無比恐怖的氣息留下,尋常的妖獸,或者不自信的修士,恐怕根本不敢如林逸這麼瘋狂跟在他們背後前行。

一路上,林逸也見識到了這些人的可怕,很多高達千米的*都被打成了齏粉,甚至有河流被都打的斷裂,地面更是不時的能夠看到一道道深不見底的裂縫。

「瑪德,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啊?怎麼實力都這麼恐怖的?」

林逸忍不住在心裡跟神府嘀咕了起來,四周這恐怖的場景,他在拼盡全力的情況下也能夠做到,可那是拼盡全力啊!一般情況下他根本做不到啊!

可這些人卻做到了,不但如此,林逸可以肯定,他們絕對還沒有到拼盡全力的地步,否則,這裡被毀掉的恐怖就不是某一個地方,而應該是成片成片的地方了。

畢竟以林逸現在的戰鬥力,如果跟人在這種場合拚命的話,周圍的這些大山恐怕都難以倖免。

「管他什麼來頭,這次你反正要小心一點,哪天跟你喝酒的那人不一般啊!我都沒看清楚他的來頭,而且,他走之前的確給你留了話,讓你不要進入就九峰山,否則會死,只是你沒讓那話癆把話說完!」

神府咧嘴,玩味的說道,只是臉上的笑容卻幾乎沒有,他存在了無數年,從他誕生靈智到被林逸發現,煉化成為神府,這中間可隔著無數的歲月。

所以他的見聞,他聽到的秘密簡直多不勝數,可現在,竟然在這裡見到了一位連他都看不清來歷的人,他心情如何能不複雜呢?

林逸一聽,腦海中也響起了當晚喝酒的場景,他可是很少那麼失態的,不過哪天他也的確是喝的開心。

「行了,你沒聽過那句話啊!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我啊就是一禍害,沒那麼容易死的!」

林逸自嘲笑道。

眾人一路前行,漸漸的也有強大的修士從他們身旁經過,只是在看到他們這麼多人的時候,都是一臉的詫異,不過卻沒有人跟他們打招呼。

很多人也都露出了淡淡的殺機,只是在衡量再三之後,又放棄了,倒是弄的林逸等人一頭霧水。 如此又前行了接近一天之後,周圍的環境終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裡隨處都能夠看到法術轟擊過的場景,而且地上也多了一些實體,甚至林逸一行人還見到了一塊兒巨大的樹皮,那樹皮足足有七八米長。

「看來我們應該已經無限接近了,只是這裡到底有什麼東西呢?」

林逸褶皺和眉頭一臉不解的在心裡嘀咕道,上一世,諸天萬界發生的事情他幾乎都都有所耳聞,特別是有關一些天才地寶的消息,更是會在第一時間傳到他哪裡去。

畢竟,到了仙帝級別的修為之後,想要再提升自己的實力,已經是無比困難的事情了,平日里除了煩悶的苦修之外,便是安排收下不斷尋找天才地寶,來增加各自的實力。

可這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卻一點都不知道,這就有些怪異了。

「吆喝,這不是馮掌柜的嗎?你怎麼來這裡了?做買賣?」

突然,一道詫異,又略帶一絲玩味的聲音驟然響起,一群穿著黑色長袍的男子,桀驁不馴的從遠處的山頭上走了下來,一個個的眼神簡直比這九峰山內的野獸都要兇狠。

馮遠征一看到對方頓時面色一變,隨後急忙抬頭朝著站在守衛的林逸看了過去,那眼巴巴的樣子,簡直充滿了可憐的感覺。

林逸見狀,只能不滿的點了點頭。

馮遠征一看,那真是如蒙大赦啊!頓時喜上眉梢,急忙朝著林逸沖了過去,湊近林逸的耳邊小聲說道:「少爺,剛剛開口的人叫段三,為人兇殘,專門做打家劫舍的活兒,跟他們一起的應該就是段三的那些兄弟!」

「劫匪?」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來了興緻,走了這麼多天,還沒有遇到一個個該死的人讓他試試這一字長蛇陣呢。

「馮掌柜的,這是發財了?連三爺我給你打招呼都愛答不理的了?」

段三帶著眾人直接走到了馮遠征的面前,眼睛微微眯起,閃爍著一道迫人的寒光盯著馮遠征狂妄的質問道。

「不是……」

「殺!」

可林逸此時卻眼睛一瞪,發出一聲怒吼。

眾人一聽,全部愣住了,不管是商會的人,還是段三等人都如同看待傻子一般看向了林逸。

「馮遠征,你是從哪裡找來的這麼個……」

段三盯著林逸輕蔑的冷笑道,只是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卻傻眼了,只見,站在他們面前,平日里能夠被他們隨意欺負羞辱的一眾商會成員,此時卻像是一條迅猛的蟒蛇一般動了起來。

一件件法寶閃爍著五光十色,朝著他們招呼了過去,如此近的距離,再加上事出突然,段三等人幾乎瞬間就被打的手忙腳亂。

根本想不到啊!

就算是做夢他們都想不到林逸竟然會如此的兇殘,這一見面,連話都沒說就開打。

他們更想不到,平日里,在他們眼裡,跟綿羊一樣不堪的傢伙,竟然也會有如此鋒利的獠牙。

「瑪德,給老子殺,段三一拳打飛一把朝著他腦袋上砍下的飛劍之後,凶相畢露,瞪著眼睛咆哮了起來。

「跟本少動手?你有這個資格?」

林逸見狀,目光一寒,掄起手中的天問劍就朝著對方的腦袋上斬了過去。

段三見狀,那真是怒不可知,同樣在第一時間祭出了自己的法寶,只可惜,他的法寶剛一出現,就變得黯淡無光起來,整個人也是眼珠子怒瞪,保持著拼比的姿勢愣在了原地。

「早就說了你不行,丫的還不信?」

林逸冷冷一笑,收起了緹娜文件,朝著遠處的戰團看了過去。

而此時,段三手中那一件如鎚子一般的法寶,才緩緩從中間裂開,一道細長的血線也從他的胸口出綻放開來。

段三似乎終於有了感覺,他緩緩低頭朝著自己的胸口上看去。

「哐當!」

手中的法寶斷成兩半,直接砸在了地上。

而段三也如同他的法寶一般,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近在咫尺的馮遠征看著眼前的一幕,整個人驚呆了,林逸實在太瘋狂了,這根本不給人開口的機會就動手啊!

「現在大戰進行的火熱,你作為蛇尾,站在這裡發獃合適嗎?」

正當馮遠征處於無邊震驚之中的時候,林逸不爽的聲音卻突然冷冰冰的在天地間響起。

馮遠征一聽,頓時身體一抖,哪裡還敢遲疑呢?一咬槽牙,拎著手中的長劍就殺了過去。

段三這群人的實力的確不俗,如果不是林逸一直讓商會的眾人保持著陣型的話,直接硬拼,恐怕還真不是段三等人的對手。

可現在卻不同了,他們處於陣法之中,進退有據,功放有序,再加上事出突然,段三一行人還真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

林逸神色冷峻的盯著眼前的一些,當開始修行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了他們的命運,不是在殺人的路上,便是被殺的路上,這便是修真界的生存法則。

柔弱,善良,不會讓你被人尊敬,只會讓你成為別人眼中的一個笑話,只會讓你成為別別人欺負的對象。

而他林逸的目的,便是讓這些人強大起來,雖然不至於主動欺負別人,可最少,被別人欺負的時候,他們能夠有足夠強大的還手之力。

這一字長蛇陣乃是林逸修改之後的,威力更勝之前,再加上他們之間的完美配合,在太白天小有名氣的段三一行人,竟然連半個時辰都沒有撐住,就被剿滅乾淨。

不過商會這邊兒也有不少人受傷,第一次真正見識到鮮血,見識到殺戮,讓他們的心情是既害怕,又興奮。

馮遠征整個人也愣住了,他同樣也沒有想到,自己一行人的戰鬥力竟然已經恐怖到了這種地步,竟然把在太白天都小有名氣的悍匪段三爺一行人給端了。

其他人看著地上的屍體,一個個也同樣神情有些獃滯,臉上也充滿了濃濃的不敢置信啊!

債妻傾嵐 他們以前都是商人,經常會在外打探消息,對於段三爺的名號自然是聽說過的,也十分清楚對方的實力。 可現在,這麼一群他們平日里見到,都必須要畢恭畢敬的恐怖存在,竟然被他們給放倒了?

這簡直讓眾人有種做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

「別愣住了,打掃戰場!」

林逸看著眼前發獃的眾人,冷冰冰的呵斥道,這可不是發獃的地方,此時已經進入了九峰山深處,不管是剛剛打鬥發出的聲音,還是地上流淌的鮮血,都隨時能夠給他們找來禍端。

眾人一聽,哪裡還敢有絲毫的遲疑,紛紛慌忙開始了打掃戰場,這群人以前多半都是混的不怎麼樣的人,所以,在打掃戰場方面,那傢伙簡直是專家啊!

不到兩分鐘的光景,地上的十幾具屍體就已經被清洗的一乾二淨,如果不是他們還保留著一絲最後的理智,說不定都直接把這群人身上的戰甲給拔下來了。

「走!」

林逸冷喝道,隨後一馬當先,充當了蛇頭的作用,直接帶著眾人快速的翻山越嶺,一個勁而的朝著前方衝去。

而在他們離開沒有多久,一陣低沉的獸吼,也悄然蕩漾開來,不少魁梧,猙獰的妖獸,都聞到了空氣中散發著的血腥起來圍了上來,其中還有不少實力不俗,隱約觸碰到了戮仙之境的邊緣,要知道妖獸多半都是皮糟肉厚,攻擊力驚人的傢伙。

這樣一位無限接近戮仙之境的存在,就算是戮仙之境一層的強者遇上了恐怕也只能避讓。

「嗷嗚!!!」

不知道是那隻野獸發出一聲嘹亮的獸吼,隨後這些恐怖的傢伙便一窩蜂的沖了上來。

而林逸一行人也在衝出去數百里之外才把速度放慢下來。

「少爺怎麼了?」

馮遠征再度上前,伸著腦袋,一臉茫然的看著四周,不解的盯著林逸問道。

「沒事兒,大家都清點一下自己的戰利品吧!我想知道這次你們都賺了多少靈石!」

林逸有些蛋疼的說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現在還真有點害怕馮遠征這個沒有眼色的傢伙了。

「是!」

眾人聞言,不敢遲疑,都紛紛認真的清點起了自己的戰利品,不時有人發出一道道驚呼聲,更有甚至,欣喜若狂,那神情彷彿真的見到了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一般。

聽著這群人不斷發出的激動聲音,林逸的嘴角也抑制不住的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不管什麼人,都能夠被利益驅使。

他已經給眾人打好了根基,現在也是時候讓他們知道什麼是甜了。

這段三爺一行人簡直就是林逸的及時雨,實力一般般,可畢竟乾的是打家劫舍的勾當,這儲物戒指里的東西恐怕不會少。

眾人有了膽色,再有了興趣,那可就算是真正走上正軌了,只要不死,將來鐵定會成為虎狼之師的。

「少爺,我,我的戰利品換成靈晶的話,大概是一百萬,零三十五塊靈晶!如果不著急賣的話,甚至能夠賣到一百二十萬靈晶!」

突然,一名掌柜激動的面紅耳赤的盯著林逸大喊道,他一輩子也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賺到這麼多靈晶啊!

一百多萬的靈晶,對林逸來說不算什麼,可放在九重天,不管任何一個人身上,那都是一筆恐怖的財富啊!

「我,我的大概有一百八十萬靈晶,有幾件靈草還比較珍貴,如果進行拍賣的話,能夠達到兩百萬!」

「我一百四十萬靈晶!」

「我的二百六十萬靈晶!」

……

一道道激動不已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林逸看著眾人那開心激動的樣子,嘴角微微揚起一抹笑意,而後伸著腦袋看向了不遠處的馮遠征,笑道:「你有多少靈晶?」

「我,我大概有七百萬靈晶!」

馮遠征抬頭盯著林逸,同樣一臉震驚的哆嗦到。

「什麼?七百萬靈晶?」

眾人一聽,都是神情一怔愣住了。

便是林逸都傻眼了,這傢伙是被他呵斥之後,才衝進戰團的,可以說是加入混戰最晚的一個,竟然得到了最多的靈晶。

不過稍微愣了一下之後,林逸便笑道:「你小子運氣不錯。」

「少爺,請收下!」

馮遠征跪在地上,雙手舉過頭頂,手裡拿著的則是自己剛剛得到的儲物戒指。

其他商會管事一看,也紛紛跪在地上,雙手恭敬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儲物戒指。

「請少爺查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