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陽此時留在三仙島,此時三座島上的超凡生物已經是越來越多了。

這些超凡生物,如果直接投放到現有的兩片大陸,絕對會給現有文明造成毀滅式的打擊,那自然不能輕易行動了。

所以祁陽準備使用新的方法,將這三座島結合起來,創造出一片新的大陸。

萬妖國!

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引出強大的力量。

但文明是需要自由的,力量也是需要自由的。

雖然超凡生物的數量足夠多,但現如今的三仙島競爭基本不存在,就連一些攻擊性強的生物,也被祁陽暫時昏睡了過去。

進行了基本的設想之後,祁陽來到了山谷,找到了影幻的位置。

影幻一直都很辛苦,因為地球人的腦洞實在是太大,影幻從頭到尾都在為超凡生物提供幻境,找尋它們的發展路程。

而祁陽的靈感,就是從影幻這裏得來的。。 抓爆對方的眼珠子之後,祝融及時地收回了自己的爪子,並且再次深深地嵌入了泥土當中。

下一刻,祝融便察覺到瑪蒙的嘴巴微微顫動了一下,然後沒過多久便徹底的沒了動靜。

「這回是真的死了吧!」

他有些狐疑地想着。

但是,他並沒有第一時間鬆開獠牙而是伸出爪子對着瑪蒙的另一隻眼珠子抓了過去。

「撲!」

清晰的爆裂聲傳來。

瑪蒙的另外一隻眼睛也被他一爪子給抓爆了。

見到瑪蒙還是沒有動靜,祝融才徹底的放心下來。

他緩緩地鬆開獠牙。

「砰!」

瑪蒙的屍體重重地落在了爛泥地上。

四處的爛泥頓時被濺得到處都是。

爛泥濺在祝融的身上,濺在索菲亞的身上,濺在所有獅群成員的身上。

但是獅群的成員們都沒有躲開。

因為她們的注意力都在瑪蒙的身上。

這是她們第一次知道獅群有能力獵殺這麼大的尼羅鱷!

看着有些發獃的獅群,祝融迅速地舔了舔有些受傷的牙齦,接着對着獅群發出了「呼嚕嚕」的提醒聲。

聽到祝融的聲音之後,獅群的成員們這才像大花貓一般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呼突突!」

「呼突突!」

「……」

她們紛紛激動地對着祝融發出了回應的聲音。

獅群的聲音也將河裏的尼羅鱷們給嚇住了。

尼羅鱷是遠視眼,在保持一段距離的情況下它們看得會更加清楚。

所以當它們看到自家首領被咬死時,它們也本能地對獅群生出了懼怕之意。

感知力極強的祝融很快就察覺到了尼羅鱷們的變化,隨後他嘴角的鬍鬚也跟着上揚了一些。

「能有這種效果也不枉本王辛苦一場!」

他默默地在心中想着,隨後轉頭對着獅群發出了「呼嚕嚕」的邀請聲。

其實獅群的成員們並不餓。

因為昨天晚上那條鱷魚她們還沒吃完!

但是,她們聽到祝融的聲音之後便毫不猶豫地將尼羅鱷首領的屍體給圍了起來。

能夠吃這麼大一條鱷魚對她們來說也頗感自豪。

下一刻,獅群的成員們就在尼羅鱷群的面前將它們首領的屍體給徹底撕爛了。

「撕拉!」

「嘎吱!」

「……」

獅群的成員們你一口我一口地大口分食著瑪蒙的屍體。

而這一幕也給河中的尼羅鱷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祝融並沒有着急進食。

一方面,他也不是很餓!

畢竟他昨天晚上也吃了不少的肉。

另一方面,他就是想讓尼羅鱷群看清楚獅群分食尼羅鱷首領的場景。

只有這樣,尼羅鱷們才會對祝融所做的事情充滿敬畏之心。

見到河中的尼羅鱷們紛紛將探出河邊的腦袋迅速地縮了回去,祝融也滿意地點了點頭。

接着,他毫不猶豫地對着河中的尼羅鱷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咆哮。

「嗷吼!」

看着祝融張開的血盆大口,聽着祝融發出的恐怖咆哮聲,所有的尼羅鱷們再也沒有任何猶豫迅速掉頭朝着河中間遊了過去。

「很好!本王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看到尼羅鱷們的反應,祝融再次滿意地點了點頭。

接着,他便走到獅群的旁邊跟着獅群一起大口吃了起來。

整個進食過程顯得十分和諧。

就在這時,河的對岸又出現了黑鬃雄獅的身影。

這一次,黑鬃雄獅並沒有「拖家帶口」一起出現而是只帶了另外一隻雄獅在身邊。

經過昨天的事之後,它一大早就帶着自己的兄弟出來標記領地,為的就是警告祝融不要輕易越界。

可是當它再次看到祝融時頓時就傻眼了。

黑鬃雄獅死死地盯着鱷魚首領的屍體,隨後又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了祝融一眼。

下一刻,它便對着祝融發出了低沉的吼聲。

雖然這隻黑鬃雄獅還是鼓起勇氣對祝融發出了吼叫的聲音,但是祝融卻從黑鬃雄獅的聲音當中聽出了不自信。

不!準確地來說,他從黑鬃雄獅的聲音當中聽出了一絲敬畏之意。

當然,除此之外,祝融還從黑鬃雄獅的聲音當中聽出了一絲不甘和屈辱!

於是他挺直了腰桿,然後高高昂起頭顱,接着對着黑鬃雄獅發出了警告的「嗷吼」聲。

聽到祝融的回應,黑鬃雄獅並沒有繼續和祝融對吼而是高高豎起尾巴,兩隻後腿在岸邊的泥土上不停地扒拉着。

接着,它在岸邊做下了一個記號便帶着自己的兄弟離開了。

看着黑鬃雄獅消失的背影,祝融這才略顯得意地舔了舔嘴角的鮮血。

:感覺大王的表情好賤啊!不過,我喜歡。

:五米長的尼羅鱷確實難對付!竟然能夠輕易地將大王背着走!要不是有獅群幫忙,大王還真未必殺得了對方。

:水裏還是尼羅鱷的天下!

: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這條河裏的尼羅鱷就未必敢對大王的獅群發動偷襲了。

:那肯定呀!大王一聲吼直接將整個鱷魚群給嚇散了!只要不是不長眼,它們應該不敢攻擊大王的獅群了。

……

半個小時之後,祝融和獅群便都吃飽了。

這條尼羅鱷首領體重接近一千五百斤!

即便祝融和獅群每天吃上四五百斤肉,那也最少能夠堅持三天。

「呼~」

吃飽之後的祝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隨後大搖大擺地來到了河邊舒服地喝了兩口河水,接着,他當着獅群的面直接進入了河中。

河中間的尼羅鱷們也看到了這一幕,但是它們並沒有第一時間朝着祝融游去而是轉頭朝着河流的下游游去。

見到尼羅鱷們離開,祝融也稍稍放鬆了一些。

哪怕是對他來說,在水中面對尼羅鱷群也是一件比較危險的事情。

好在,尼羅鱷們已經對祝融生出了恐懼之心!

沒有了尼羅鱷的干擾,祝融舒服地在河中來回遊了兩圈。

足足在河中遊了半個小時,他才戀戀不捨地回到了岸邊。

「這才是老虎該有的生活!」

祝融在岸邊舒服地伸了一個懶腰並且甩了甩身上的河水默默地在心裏感嘆了一句。 所以……我想要告訴你的,就是這麼一件事情……

姜雨柔的話語落下了,可神祇女的心中,卻是翻江倒海的有着無數的震驚爆涌了上來,她雙眼之中有着難以形容的驚懼之感,同時……無數的匪夷所思不要錢一般的席捲而來!

她低下頭,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脊背之上更是有着一道寒冰冷氣瘋狂的涌卷而來!

太瘋狂了……

神祇女雖然聽到姜雨柔對這件事,已經解釋了不少,但這一刻她腦子裏回想這件事情的時候,仍然是難以置信。

是的……她真的不敢相信!

要知道……莫說整個蒼元界了,就是整個上仙星域……也沒有人有想法,毀滅上仙界啊……

怎麼說呢……雖然絕大多數人這一輩子沒有進入過那上仙界……但是,只有去過的人才知道,那裏是何等的一個恐怖之地啊……

就算是如今,神祇女回想的時候,內心之中仍然有着無數的驚駭……她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瞳孔之中的震驚難以形容!

這就好像是一個凡人少年,提着一把柴刀,突然間告訴他的朋友,他要去刺殺當今天下權威恩加四海的絕代皇帝一般……

根本就是匪夷所思,不可能完成的一件事情啊……

想到這裏后,神祇女深吸了一口氣,很認真的抬起了頭,看着那道魂牌,沉默了一下后,方才道:「你……認真的嗎?!」

魂牌那邊同樣是沉默的,過了一會後,姜雨柔的聲音再次傳遞了過來:「一直很認真啊……」

「你確定?!」神祇女道。

姜雨柔:「……」

「我不敢信。」神祇女有些發獃。

姜雨柔沉默了……她長長的深吸了一口氣,通過魂牌,神祇女連姜雨柔急促的喘息聲都可以聽到……

神祇女微微嘆了口氣:「你們……到底是怎麼想的?!」

她問的不光是姜雨柔,還有不滅子。

「報仇啊……」姜雨柔道。

「報仇……」

神祇女神情一時間都是有些微惘,她都愣著……其實她都快要忘記了,那些個戰士們廝殺的無數日夜……而當年那場戰爭,更是死了那麼多的人……

想到這裏,她不禁是心裏憤怒而又難受,她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那麼多的兄弟……都死在了上仙界的手上……那些人,跟我們出征以前,我們可是答應過他們的家人,答應過他們的孩子……」

「可是……」神祇女楞獃獃的站在了原地,無數追悔莫及的悔恨感,湧上了她的心頭,她雙眼之中,赫然是有着淚水滑落而下……那些晶瑩的、豆大的淚珠,急速的流下……讓她緊緊的咬着嘴唇,有一刻終於是忍不住,一聲哭腔哭了出來……

她終於是忍不住了啊……

她哭着哭着,那種哭聲好像要突破天際,而她情不自禁的更是雙膝跪地,緩緩的跪了下來,任由自己的一條長裙,在地上平鋪着,她那曼妙美麗的嬌軀顫抖著,她一雙纖細如羊脂玉般的美麗的玉手更是掩面而泣……

每一次陷入當年那場戰爭時代的回憶,她心中就是有着太多數不清的愧疚……而那些愧疚,讓她一輩子都好像是渡不過那個門檻……不過這個檻,倒是當真過不去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