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眾人都表態了,林逸倒是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這些人都是他齊曉雪的親人,如果弄的太過難看,以後再相處就沒什麼意思了。

「那行,諸位慢用,我舟車勞頓,就先行區休息了。」

林逸看著齊盛微微笑道,雷翼這種至寶他才得到手,還不曾完全煉化,掌握雷翼的使用方法,如果不是不想弄的太過難看,這頓飯他都懶得吃了。

身懷至寶不能使用,這是多麼煎熬的一件事兒啊!

「那行,小雪,你們就住在楓葉樓吧!哪裡我最近才找人打掃過,非常的乾淨,清幽,如果有其他的需要,隨時來找我說。」

齊盛盯著齊曉雪略帶一分討好的笑道,畢竟,現在他只要巴結好齊曉雪,那以後就不用辛苦為齊家的未來而擔憂了,完全可以過上高枕無憂的日子了。

齊敏聽聞之後,雖然面色驟然一變,可是卻不敢多說什麼,現在齊家以誰為尊她如果還看不出來的話,這些年可就等同於白活了。

「多謝父親!」

齊曉雪聞言,神情也微微有些詫異,不過心裡卻是馬上就明白了,以林逸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跟地位,不要說住在楓葉樓了,便是住在家主府邸也沒有什麼問題。

「好了,你們去休息吧!」

齊盛有些唏噓的說道,這一天過的簡直讓他有種如墜雲端一般不真實的感覺,不但齊曉雪找了一個如此有天賦的夫君,甚至,連他們齊家修行幾萬年的功法都被改進了。

直到林逸跟齊曉雪徹底離開了眾人的視線中,齊盛才從那種不真切的感覺中回過神兒,而後,眸光再度恢復了往日的威嚴跟凌厲,盯著客廳里的眾人神情嚴厲的呵斥道:「現在小雪跟了林逸,今非昔比,我希望你們都擺正好自己的位置,如果再得罪了小雪,便是我也保不了你們!」

「是!」

眾人聞言,馬上噤若寒蟬,恭敬說道。

「好了,都散了吧!有空就好好的提升修為,齊家是出真龍了啊!得林逸一人,勝過千軍萬馬,如果這麼好的修行條件,你們還不能有所建樹,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齊盛沉聲說道。

眾人聞言,不敢遲疑,紛紛恭敬離開。

整個客廳里一瞬間便只剩下了齊盛一人,他眼神有些唏噓,透過巨大奢華的門廳,看著遠處的群山,若有所思。

而林逸在齊曉雪的帶領下也來到了楓葉樓,滿山楓葉紅彤彤,讓人彷彿處於另外一個世界一般,在紅彤彤的楓葉之中,還夾著不少珍貴的靈草,使得這裡的靈氣也無比的充沛,環境倒是十分的怡人。

而且周圍齊家的子弟顯然也都已經得到了齊盛的吩咐,一個個看向齊曉雪跟林逸的時候,更是恭敬的不行了,讓齊曉雪在這一刻,也開心的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挽著林逸的說比,不住的跟他講解一些有關楓葉樓的故事。

當進入楓葉樓之後,氣氛卻在一瞬間凝固了起來,畢竟諾大的楓葉樓現在可就只有他們兩人,而兩人又處於食髓知味的階段。

半晌后。

齊曉雪貝齒咬著嘴唇,低著頭,細弱蚊蠅般輕聲嬌笑道:「夫君,不知,不知,是否想要爬山呢?」

「爬山?」

林逸一聽,神情一怔,隨後瞬間就明白了齊曉雪話中的意思,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 「你個小東西,我當然想爬山了,不過啊!我剛剛吃飽飯,現在還不餓,等會兒我還想在女施主這裡化緣,你等著便是了,小生必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林逸意味深長的盯著齊曉雪壞笑道。

「好啊!本小姐倒要看看我們的林少怎麼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你現在先煉化雷翼吧!我等著你的挑戰!」

齊曉雪聞言,雙頰緋紅,卻是毫不相讓的盯著林逸壞笑道。、

「哈哈,那你等好便是了!」

林逸聞言,卻是豪情萬丈的大笑了起來,齊曉雪不但漂亮,還如此的善解人意,的確讓林逸的心裡非常滿意。

只要他把雷翼完全煉化,完美的掌握雷翼的無上速度,到時候,戮仙之境四層一下的修士想要殺他恐怕都不見得能夠得手,他活下去的幾乎可就大的多了。

而且,在如此恐怖的速度之下,再加上他那堪稱恐怖的力量,硬撼戮仙之境二層的修士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美人雖好,可若是沒有了性命,可就白瞎了,齊曉雪能夠在這個時候,還讓他率先修行,已經足以說明這個女人識大體。

林逸心裡如何能不開心呢?

當即,林逸也不廢話直接盤膝而坐,就在這楓葉樓開始煉化雷翼,這件雷翼顯然不是凡品,不但上面蘊含的雷霆之力無比的精純,而且,整個雷翼的構造也無比的精美,繁雜,絕非一般人能夠煉化出來的。

「老大,這雷翼不俗,我估摸著應該是從三十三層天流出來的,甚至,在三十三層都可能是極為珍貴的寶物!」

神府一看林逸開始煉化雷翼了,也激動不已,笑道。

「不錯,最少也是三十三層天內遺留下來的至寶,看來這次老子是真的走大運了啊!這雷翼煉化成功,再把破軍四件套搞定,到時候老子的戰鬥力怎麼也要提升三成以上吧!」

林逸的聲音也有些激動的大笑道,他的戰鬥力本就遠超同人,如果能提再提升三成的戰鬥力,那到時候,在這太白天內,絕對是實至名歸的年輕一輩第一強者了。

「哈哈,老大,你牛比了可不要忘記小弟啊!記得給我多弄點天才地寶,我這好久都沒有突破了呢。」

神府一看林逸的心情似乎不錯,慌忙提醒道。

上一秒,還一臉得意笑容的林逸聞言,頓時面色一寒,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你小子也太能吃了吧!這些年你都吃了老子多少天才地寶了?」

「嘿嘿,沒辦法,誰讓人家的來頭大呢?你放心我有預感,一旦我再一次突破,一定會給你帶來驚喜的。」

神府有些尷尬的訕笑道,也就是他運氣好跟了林逸,如果是換做其他人的話,恐怕根本養不起他這麼能吃的傢伙啊!

這些年,林逸所到之處,得到的各種修行資源簡直多不勝數,可其中最少有一半都被他給吃了,現在,倒是有幾分心虛。

「你說真的?」

林逸有些狐疑的盯著神府問道。

神府一聽,馬上豎起三根白胖的手指,盯著林逸無比認真的說道:「老大我發誓,雖然我也不清楚那是一種怎樣的驚喜跟脫變,可我能夠感受到那一定是驚天動地的脫變!」

林逸見神府說的如此認真,這心裡倒是也有些好奇了,雖然神府消耗的資源的確非常恐怖,可是這些年對他的幫助也是吳彪巨大的,多次救他與水火之中。

如果真如神府所言,下一次突破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那他林逸的好日子可就真的要來了啊!

「你放心,咱們都是兄弟,我有資源一定不會忘記你的,這次尋找破軍靴說不定就是一個機會啊!」

林逸嘴角微微上揚,扯過一抹桀驁不馴的冷笑,說道。

這次尋找破軍靴的消息,知道的人可不少,林逸絕對不相信這些人都能夠做到保守秘密,而他又是剛來太白天,也定然會有很多心高氣傲之輩對他服氣,想要搶奪這破軍靴。

畢竟破軍靴好歹也是一件至寶,對很多人的還是有一定的*力的,而這些不長眼的人,那就是林逸眼中的送財童子啊!他們不來就算了,來了,林逸自然也不會跟他們客氣的。

「嘿嘿,好好,那小弟就不打擾大哥您煉化雷翼了啊!最好也順帶把三件破軍給煉化了,這樣一旦得到破軍靴你也可以再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套裝煉化跟激活!」

神府一看到林逸那陰險的樣子,哪裡還能不明白,林逸恐怕心裡已經有了十分完整的計劃,當即獻媚討好的訕笑道。

「嗯!」

林逸輕嗯了一聲,也不在廢話便開始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煉化雷翼之上。

不過當真正開始煉化的時候,林逸才發現這雷翼的恐怖跟可怕,哪怕他身懷混沌雷種,能夠動用無上雷霆之力,此時煉化起來也是無比的吃力。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接近十個時辰,不但如此,各種天才地寶,補給的丹藥也花費了無數。

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當雲海翻滾的時候,林逸才睜開眼睛,頓時,兩道刺目的雷霆驟然在他的雙目之內一閃而過,原本,無比安靜的楓葉樓也在瞬間被被這雷光照亮。

靠在窗子旁邊,正痴痴盯著林逸的齊曉雪只感覺自己心頭一顫,彷彿有什麼極為可怕的東西出世了一般,慌忙起身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而此時,林逸雙瞳之內的雷光也緩緩的消散,整個人也變得跟往日差不多的樣子,緩緩起身,嘴角噙著強大而自信的笑容,痴痴地盯著齊曉雪。

「夫君可是煉化成功了?」

齊曉雪盯著林逸有些激動的問道。

「哈哈,你的夫君,天縱之資,煉化這區區雷翼有何難?」

林逸聞言,卻是伸開雙臂,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雷翼的恐怖,給他帶來的好處,超出了他的預料,而且是很多,現在,他全力一擊的力量已經能夠達到四百五十萬龍之力,這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不但如此,速度的提升更是恐怖,可以說,戮仙之境一下的修士,想要觸碰到他的衣角都是不可能的了。 「我的夫君當然是最厲害的了,只是不知道夫君是否還想要爬山呢?」

齊曉雪聞言,卻是抿嘴偷笑,宛如狡猾的小狐狸一般,輕聲問道。

那羞澀的樣子,那剛剛才展露頭角的風采,一時間看的林逸也是心情激動不已,當即猿臂一把抓住齊曉雪的柳腰就朝著虛空之上飛去。

「嗖!」

光芒閃爍,猶如流光在天空之上一瞬而過。

齊曉雪只感覺自己的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風聲,而後,便已經出現在了百里之外。

此時,齊家宮闕內,無數的強者才感受到了那一絲絲的波動,紛紛從住所內沖了出來,一個個的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驚駭之色,實在是林逸剛剛爆發出來的速度太過恐怖了一些。

那種速度簡直就像是一道光線在他們的腦海中一瞬即逝一般,快的他們幾乎要下意識的以為是幻覺了。

「大長老,可是敵襲?」

齊盛也慌忙走了出來,面色凝重的盯著一臉不解的大長老質問道。

大長老聞言,卻是微微搖了搖頭,同樣面帶一絲無比凝重之色,輕聲說道:「回稟家主,我也只是勉強捕捉到了一絲光線一閃而過,還不曾探查到什麼,不過我已經安排人手在調查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那速度,幾乎如同傳說中的瞬移了啊!」

「可不是,那是我一生中見過速度最恐怖的東西,如果不是我當時正好在閉關,恐怕還不見得能夠捕捉到那閃過的一瞬!」

「的確可以堪稱是驚駭世俗了,如果是敵人,恐怕有些麻煩了,馬上通知林少吧!」

一名名齊家的長老,紛紛一臉風聲鶴泣的緊張之感啊!

實在是人們對於未知的東西太過恐懼了一些,現在,壓根兒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啊!

而且那一股氣息稍縱即逝,現在便是齊盛也無從著手。

足足過了十幾個呼吸之後,才有弟子急匆匆的沖了上來,看著大長老跟齊盛無比恭敬的說道。

「家主,大長老,搜遍了整個齊家,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不過大小姐跟姑爺倒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齊家!」

「什麼?你說大小姐跟姑爺不見了?」

齊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慌了神兒,現在他可是把所有的寶都壓在了林逸的身上,這林逸要是突然消失了,那他可就虧大發了啊!

「是,是的,整個齊家上下都經搜遍了,壓根兒沒有大小姐跟姑爺的下落,而且,也沒有他們離開的痕迹,彷彿,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齊家弟子一看齊盛的神色竟然如此凝重,頓時也慌了神兒,急忙焦急的解釋道。

「等等,家主,你說,那,那會不會是姑爺?」

突然,大長老那銳利的眼眸卻是猛的一亮,盯著齊盛激動的尖叫了起來。

「姑爺?」

眾人一聽,全部都是神情一怔,隨後都回過神兒了,在整個齊家若說還有什麼人有這麼恐怖的速度,恐怕也只有林逸一人能夠做到了吧!

「哎呀,我怎麼把這事兒給忘記了,他本身就身懷無上身法,現在,再加上得到了那上古至寶雷翼,只要煉化成功,他的飛行速度那肯定是無比兇猛的,一定是他了,一定是他了,否則,他跟雪兒從我齊家離開一定會留下痕迹的!」

齊盛顯然也猜測到了那一瞬即逝的存在,激動不已的大笑道,齊家出了如此厲害的真龍,他作為家主,如何能不激動呢?

周圍,原本還一籌莫展的眾人一聽,個個都回過神兒了,激動不已的大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是什麼人有這麼恐怖的速度,原來是咱們自家姑爺啊!」

「哈哈,看來我齊家是真的要崛起了啊!剛剛姑爺爆發出來的速度,最少都是一瞬百里,絕對能夠跟一些老牌的戮仙之境強者相抗衡了啊!」

「如此驚駭世俗的速度,再加上姑爺現在的境界,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一道道激動不已的聲音不斷的在齊家響起。

齊盛聞言,也是一臉的得意之色,得林逸一人,足以讓齊家昌盛數萬年,甚至是更久遠。

「好了諸位,既然事情都已經搞清楚了,就都回去休息吧!萬萬不可打擾了我賢婿,另外,以後他有什麼要求,都一定要盡量提供!」

齊盛故作嚴厲的說道,隨後,背負雙手,轉身美滋滋的朝著自己夫人的住所而去。

而此時,千里之外,一座大山之上,叢林密布,山風徐徐倒是好不愜意,林逸跟齊曉雪兩人就像是隨時能夠乘風飛去的仙人一般,靜靜的依偎在一起,任由山風吹過,彼此雖然不曾說話,可是卻心心相印,感受著修真界難得一遇的寧靜。

如此一直到傍晚,陽光快要落下的時候,齊曉雪才扭頭看著林逸抿嘴笑道:「大壞蛋,你明天就要去鎮龍山了嘛?」

「嗯,如果我的雪兒夠怪的話,我想我可以多待幾天的!」

林逸聞言,稍微遲疑了一下,盯著齊曉雪笑道,他倒是想要儘快去鎮龍山,畢竟這次雷翼的提升已經非常恐怖了,只要再把破軍靴搞到手,他在太白天也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對手了。

只是,他才跟齊曉雪確定關係,現在就這麼貿貿然離去,心中倒是有些不忍。

齊曉雪聞言,白皙的藕臂,輕輕的纏繞在了林逸的脖子上,眯著漂亮迷人的大眼睛,撅著杏乾的小嘴,盯著林逸嬌笑道:「我知道你心裡有我就行了,我會在齊家永遠等著你,我相信你不是那種負心漢!」

「哦?如果我真的是一個負心漢呢?」

林逸聞言,倒是有些挑釁的盯著齊曉雪問道。

「咯咯,如果你真的是負心漢,那我現在就把你吃乾淨!」

齊曉雪咬牙切齒,宛如一隻猙獰的小老虎一般,直接撲了上去。

一夜無話,只有狂風驟雨瘋狂拍打芭蕉葉,直到清晨,雨停歇。

林逸沒有再回齊家,沒有必要,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死,齊家的人是永遠不敢再輕易招惹齊曉雪的。 看著林逸離開的背影,齊曉雪深吸了一口氣,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肚子,嘴角也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甜蜜的笑容,便轉身朝著齊家飄然而去。

一天之後。

林逸收起雷翼,實在是動用雷翼之後的那種速度太過驚駭世俗了一些,他雖然不畏懼任何人,卻也不想無緣無故的給自己找麻煩。

畢竟,鎮龍山此時已經近在咫尺,他甚至都已經能夠看到山上忙忙碌碌的搜索破軍靴的人,很多人的手裡甚至還拿著一些特殊的儀器頗有幾分金屬探測儀的感覺,在山林之中不斷的搜索。

其中不乏許多修為普通之輩,現在搜尋破軍靴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所以來的人特別多,在這種場合,恐怕沒有幾個人敢動手搶奪破軍靴,所以,不管你的修為如何,只要你的運氣夠好,都可以藉助破軍靴來發一筆小財。

落在地面之後,林逸便直接朝著鎮龍山走去,雖然在虛空上的時候看起來並不不遠,可當真正走起來,還是有些距離的,以林逸的腳程也足足又走了接近小半天的功夫,才算是真正來到了這鎮龍山腳下。

整座大山猶如一塊封印一般坐落在大地上給人一種厚重磅礴,無匹的感覺,彷彿在這大山之下真的被壓著一條上古的妖龍。

三三兩兩尋寶的人都拿著各種探測的儀器不斷的在叢林之中尋找破軍靴的下落,甚至,還有不少人帶著各種造型奇特的靈寵在尋找。

「老大,這陣仗有點難搞哦,就算是你找到破軍靴恐怕也會是一場鏖戰!」

神府顯然也感受到了周圍的搜索的人群,有些咂舌的嘀咕道,他跟林逸都已經料想到會有人來這裡搗亂,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想到,會是這樣恐怖的場景,幾乎漫山遍野都是在搜索的人群啊!

林逸聞言,也是眉頭微微一皺,一臉不解的嘀咕道:「的確有點反常啊!區區一個破軍靴按道理的確不應該有這麼多人出現在這裡才對,難不成,這鎮龍山還有其他的至寶要出世?」

「其他的至寶?」

神府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整個人激動的不行了,他現在可是比林逸都要急切啊!只要能夠再一次突破,他能夠得到的好處根本無法言喻啊!

「老大,走,別耽誤時間了,你的戰鬥力這麼恐怖,再加上有我給你助陣,不管這鎮龍山有什麼寶貝,都一定是你的!」

神府焦急的催促到。

林逸聞言,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破軍靴他是志在必得了,這次前來之所以沒有帶齊曉雪,便是因為他有預感這裡一定會發生大戰,只是,現在的情況還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了,來的人實在太多。

當即,林逸也緩緩朝著鎮龍山內部走去,沿途,幾乎不到三五米就能夠看到有人在挖掘山地,那場面簡直可以用熱火朝天來形容了。

「喂,小子,你可尋到了什麼寶貝?」

正當林逸前行的時候,突然,有一名身材魁梧,穿著一件獸皮的男子,盯著林逸語氣不善的質問了起來,對方的個頭最少都有兩米二左右,在這山林之中,倒是有幾分霸主的氣息,而且修為也著實不俗,已經進入教主之境中期,便是在這太白天也算是可以登堂入室了。

欺負一下林逸這麼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倒是不在話下了。

「我剛剛到這裡,還不曾探測到什麼,不過我能問問你們都在找什麼嘛?破軍靴?」

林逸在對方恐怖的氣息之下卻是沒有絲毫緊張的意思,反而有些好奇的盯著壯漢質問道。

「破軍靴?」壯漢一聽,頓時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足足過了三個呼吸之後,才低頭盯著林逸輕蔑不屑的嘲諷道:「那破軍靴早已經被大佬預訂了,根本不是你我能夠沾染的,倒是那這鎮龍山上的龍崽子,我們倒是有幾分機會得到啊!」

「龍崽子?你,你說這鎮龍山下有龍族後裔?」

林逸聞言,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龍組,那可是四海八荒之內最為強大的物種之一啊!便是在無印的星空之中,他們的強大也是令人髮指的啊!

而且龍族後裔的成長潛能也是無比巨大的,甚至傳聞能夠成長到雄霸一方星域的地步,只是因為太過強大,所以他們繁衍後代的能力十分的微弱,以至於有關龍族的存在一種非常的稀少。

可現在,眼前這壯漢竟然說這鎮龍山下有龍族後裔,林逸如何能不震驚呢?

「老大一定要得到,一定要得到啊!龍族那可是這天地間最擅長收藏寶貝的傢伙了,只要能夠找到他的老巢,一定能夠得到讓我突破的資源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