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外人眼裡,楊小根絕對是商都上流人士的代表。

但他很清楚,自己這個級別,只不過是剛剛摸到商都上層世界的門檻而已。

唯有成為洪爺的入幕之賓,才能稱得上真正的人上人。

甚至有傳言,商都有一半的官員都是他老人家扶植的!

第一名媛,傅少步步逼婚 「爸,我回來了。」

聽到楊偉的聲音,楊小根立馬站了起來,「紫靈芝呢?」

「在這裡。」

看到錦盒后,楊小根微微鬆了口氣。

比起古玩字畫,洪爺更喜歡上等藥草。

曾經就有人憑藉一株「仙草」,成功得到了洪爺的賞識,從而壟斷一行一業,成為商都巨富!

可以這麼說,他們楊家能不能入洪爺法眼,壟斷商都的珠寶行當,全都得靠這枚上品紫靈芝。

但打開盒子以後,楊小根卻傻了眼。

「啪——」

回過神后,他二話不說,朝著楊偉的臉蛋就是一個大耳光子。

楊偉捂著臉蛋,委屈道:「爸,你、你打我幹什麼?」

「打你?老子恨不得殺了你!」

楊小根一邊謾罵,一邊將錦盒狠狠摔到了地上。

除了飛揚的塵土,盒裡哪裡有半點紫靈芝的影子。

「怎、怎麼會這樣?!」

楊偉一臉的不可置信,急忙解釋道:「我買回來的時候還是好的地,一、一定是優草堂的人坑我!」

「閉嘴!」

先不說以優草堂的名聲,會不會做這種坑人的事情。

就算做了,以其幕後東家在商都的地位,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楊小根是越想越氣,優草堂他得罪不起,可老子打兒子卻是天經地義。

巴掌拳頭對著楊偉身上就是一頓招呼,邊打還邊罵,「老、老子當初怎麼就沒把你這龜孫射牆上呢!」 看完這一系列操作,藥店老者笑得那叫一個開心,「可以啊小夥子,不過……你就不怕他半路不要了?」

齊天無所謂道:「他不要我就慫唄,能有啥。」

老者露出一個讚賞的微笑,「夠無恥,我喜歡。」

「別,我可不喜歡你這種老大爺。」

在沒有野山參的情況下,繼續待下去也沒什麼意義。

所以齊天擺了擺手,便打算離開。

「什麼都好,就是性子急了點。」

老者說著,手腕一抖,「這是我的名片,接好!」

見齊天輕而易舉的接住名片,他眼睛明顯亮了一下,似乎是確定了某種推測。

名片質量上乘,白底黑字,但除了一串手機號外,再無任何內容。

這麼乾淨的名片,齊天還真是頭一次見。

老者似乎也沒解釋的意思,笑呵呵道:「以後若是在藥材方面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聯繫我,一律按進價給你。」

「那就多謝了。」

齊天也沒客氣,直接把名片揣進了兜里。

在沒有靈氣的時代,丹藥幾乎是提升境界的唯一辦法。

有了這一層關係,日後必定能省下不少開銷。

原本他就是單純的坑一下楊偉那傻比,沒成想還會有這樣的意外收穫,之前買不到野山參的鬱悶瞬間一掃而空。

離開優草堂以後,齊天仍舊沒回去的意思,而是繼續輾轉附近的幾個古玩市場。

經過一下午的時間,靈氣零零散散的搜集了不少。

以這個進度來看,相信要不了幾天,陰司就可以進行第一次升級了。

與此同時,齊天對於靈氣出現的規則,也了解了一個大概。

簡單來說就是——越珍貴的古董越容易出現靈氣,但這條規則並不是絕對的。

具體是怎麼回事兒,還得繼續摸索。

今天肯定是不行了,因為……林語塵電話轟炸他已經快一個多小時了。

要是再耽擱下去,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罪。

「你總算回來了!」

齊天剛進門,林語塵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她把懷裡抱個半個西瓜往桌子上一扔,「走,擼串去!」

「我換身衣服再去吧。」

林語塵才不管那麼多,拉著齊天的手就往外走,「換什麼換,大晚上的誰管你長什麼樣,再說你長得也不好看。」

「……」

認識了這麼久,兩人還是頭次一起出來吃飯。

雖然是街邊的夜市大排檔,但畢竟是單對單的模式。

所以齊天心裡,多少有那麼點緊張。

他正尋思著,怎麼表現的輕鬆自信一些,卻林語塵搶先一步,「我點燒烤,你點冷盤去,對了,記得報三碗燴面。」

「三碗?」齊天愣了一下,「咱不就倆人嗎?」

「哦,忘了還有你,報四碗吧。」

「……」

沒想到就林姐這身段,竟然還是一個隱藏的吃貨。

不過這該長肉的地方,怎麼就沒長肉呢?

齊天帶著遺憾的心情,朝著店裡走去。

「齊天,你這人還真有意思,都沒通知你,還死皮賴臉的跟過來,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這時,一道陰陽怪氣的忽然聲音傳了過來。

齊天抬頭看了一眼,是個戴眼鏡的男生,似乎在哪裡見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你是?」

聽到這話,范建險些氣出內傷。

這三年來,他為了超越齊天,努力了多少個日夜。

可沒想到人家壓根不認識自己!

無視!

這是赤果果的無視!

范建眼中閃過一抹怒火,但嘴角卻泛起了戲謔的笑意,「嘿嘿,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因為趙曉曉被人搶了,遭受的打擊太大,所以連腦子也壞掉了?」

「不過你這種垃圾廢物,也確實配不上趙曉曉,不!蕭婉你也配不上!」

范建神色之中滿是快意。

逆流1982 從小到大,成績是他唯一的優勢。

但這三年來,齊天不僅成績一直在他之上。

還依靠賣零食麵膜那點小聰明,和系裡各個女生保持著極其密切的關係。

包括他暗戀的校花——蕭婉!

今天自己保研的消息確定,宴請全班同學,登上人生頂峰!

與此同時,齊天卻因為被綠而跌入谷底!

老天有眼啊!

范建是今天宴會的主角,現在這麼一提高聲調說話,立馬吸引了周圍學生的注意。

「被女朋友劈腿了還有臉過來,這不是自取其辱嘛!」

「不知廉恥!要是我,早他媽自殺了!」

「人家的臉皮子那叫一個厚,子彈都打不透啊!」

要說平時,這些人和齊天的關係也算不錯。

可如今,他們不僅沒幫齊天說話的意思,反而開始落井下石。

原因很簡單,大學就是用來結交人脈的。

之前懂得做小生意的齊天,勉強算是個潛力股。

至於現在嘛……保研的范建顯然更值得結交。

即便只有寥寥數人出聲,但也已經達到了范建想要的結果。

他拍了拍齊天的肩膀,以上位者的姿態說道:「我說話就這麼直,你擔待點。」

說完這話,范建心裡那叫一個舒暢。

就在他準備,給齊天留下一個蔑視的眼神,為這次事件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之際。

歡喜農門:王爺,種地啦 只聽「啪」的一聲,齊天直接一耳光打在了他臉上。

范建嘴裡當即甩出兩顆血淋淋的大白牙,硬是原地旋轉了三百六十度,才一屁股跌坐在地。

齊天吹了吹手,玩味道:「我打人就這麼疼,你忍著點。」

「你、你竟然敢打我?」

不僅僅是范建,就連周圍的學生們也愣住了。

所有人都沒想到,傳聞中懦弱無能的齊天,竟然敢動手打范建這個老師跟前的紅人。

「齊天,你、你給我等著!」

范建咬牙切齒的拿出了手機。

以前無論多少怨氣,都是在暗地裡累積的。

而今天,齊天卻當著所有人的面打了他的臉!

如果不把場子找回來,好不容易用保研樹立起來的顏面,必將蕩然無存!

沒過一會兒,一個六七人的隊伍,就浩浩蕩蕩的趕了過來。

寵妻無度 「堂哥,這裡!」

范建連忙上前迎接,順便遞了根煙。

范統接過煙,叼在了嘴裡,「那小子人呢?」

「還在裡面。」

「媽的,敢欺負我堂弟,老子今天就讓他明白,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范統一拍范建的肩膀,帶著人就往店裡走。

想到待會兒齊天被胖揍的樣子,范建心裡那叫一個舒坦。

這邊齊天剛報完菜從店裡出來,正好跟進來的人群撞上。

「堂哥,就是這小子!」

范統打量了一下齊天,然後把煙扔到地上,用腳狠狠一踩,冷哼道:「小子,你就是我堂弟嘴裡的那個廢物?」

齊天不假思索,張嘴便道:「你他媽才是廢物!」

廢物!

齊天竟然敢罵這個人高馬大的混混是廢物?

這一刻,無論范統還是范建全都愣在了原地。

周圍的學生,也是一臉的懵逼。

雖然他們不知道範建這個堂哥有多大來頭,但人家可是帶了六七個小弟過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