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大夫接扶過了鹿歌,老國師重芳看著許久不見的神佑公主,少了一些稚氣,卻多了一些說不明道不清的氣勢。

比當年那個把自己當馬騎的小姑娘,可怕多了。

「一路可還安好,小公主呢?」國師開口問道。

「她在山下,不想上來,路上遇上了刺客,哥哥受傷了,還有小公主身邊一個宮女受傷了,其他還好。」神佑回答的很簡潔。

又讓老國師一咯噔,總是覺得有些不適應。

什麼時候,這個小時候話極多,笑嘻嘻的小姑娘,也變得這樣少話了,很不適應。

皇後娘娘藍曦看著閨女只是笑,笑容溫和,青絲里夾著很多白髮,眼角下有許多皺紋,氣勢看著還是很足。

神佑不清楚母后這樣是又犯病了,還是怎麼了。

沒有說聯姻的事情,只是說回來了。

神佑覺得母后和自己有點隔閡,抱著重家小姑娘重陽玩的時候,才會很放鬆,似乎又有點錯把重陽當成自己了。

她也沒有解釋,只是看著母后和重陽玩的開心,到自己面前倒有點拘謹。

想到母后抱著一塊方方的木頭,當做自己養了十來年,或許看到重陽小方臉會覺得尤其可愛吧。

神佑沒有很苦惱,就是有一點心疼。

回到山上,一切就仿若昨日,剛剛下山,今日又上山一樣。

玉姨她們更帥氣了,一身的氣質,比將士還像將士。

阿鹿休息了一會,就讓人扶著起來,開始安排山中的事情,一件一件的交代。

到了山上,神佑沒有再守著哥哥,她一個人去山上轉了一圈。

大黑在她身後慢吞吞的跟著。

走過了弔橋,走過了山洞,最後站在山洞跟前。

神佑沒有往前走,午後,陽光明媚,對面是一片草原,草原上有馬兒在吃草。

中間是一段斷崖,斷崖上有霧。

霧裡,萬人征戰,萬馬奔騰,胳膊和腿亂飛,鮮血如河流,粘稠又迅速的流淌。

神佑覺得臉上都濺上了血,黏糊糊的。

她甚至在人群中看到了尋哥五哥,驚的她一踏步想往前走,卻覺得被人死死的拉住。

回頭,深深的地洞里,一匹馬,緊緊的咬著她的腰帶,露出一雙迷濛的眼。

喘著粗氣。

……

PS:再嘮叨一遍,更改了早上的更新時間,推遲到十點半了,喵喵喵,因為最近經常會趕不上九點半更新。 顧相宜頓時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拍三級片?

她一心想讓何妤萱進入頂級豪門,如果拍了三級片,哪個豪門還會要她!

「都是何喬喬這個賤人,一點餘地都不留,硬生生把我們往絕路上逼。」她咬牙切齒!

「這個何喬喬讓我金牌經紀的名聲受損,我也不會放過她!」宋夏想到自己眼下的處境,也十分窩火。

「宋哥,那我們就好好找何喬喬出這一口惡氣!」何妤萱猛地站了起來,眼中迸發出一抹寒意。

「妤萱,你有什麼計劃?」顧相宜問道。

「我手裡還有何喬喬的裸照呢,她斷我後路,我毀她名聲,看閆馭寒還會不會要她!看閆家能不能容得下這種形象敗壞的兒媳婦!」何妤萱冷笑道,何喬喬十八歲生日那天,她讓人將她灌醉,拍下了裸照,現在還存在手機里,如今是拿出來的時候了。

其實,何妤萱一直都覺得很奇怪,那天,何喬喬因為喝了有毒品的飲料,渾身過敏,醫院都宣布她已經死亡準備送進太平間,卻又突然活了過來,這實在是太蹊蹺了!

稍後,何妤萱離開中鼎影視集團,進入了自己的車裡,這時候,一道白光悄無聲息地飄進了她的車後座,而她渾然不覺。

在車裡,她臉色冰冷地對著後視鏡,慢慢戴上黑色的棒球帽,口罩,墨鏡,眼睛里流露出陰狠,面無表情地說道,「何喬喬,我現在就找個地方發布你的裸照。」

說著,她發動車子,往郊區的方向開去。

車子發動的瞬間,那道白光又從車子里飄出來,落在了一個角落裡。

何妤萱滿腔怨恨,死死咬著下唇,將車子開的很快,一路到了一個離市中心很遠的郊區,將車停在一個不顯眼的位置后,將墨鏡推了推,立刻下車走進了街邊的網吧。

「老闆,給我一台電腦。」她伸出塗著鮮紅指甲的手,將錢放在櫃檯上,從老闆的手裡拿過卡號,走進一個單獨的小包廂里。

進入小包廂后,她冷著臉,將帽子,墨鏡,口罩全部摘了下來,放在桌子上。

她將手機掏了出來,點開私密相冊,上面赫然是何喬喬被灌醉之後拍下的裸照。

「呵呵,何喬喬,我現在就讓你嘗嘗身敗名裂的滋味!在你的裸體被全世界的男人看光后,閆馭寒還會要你嗎?沒有任何男人能忍受的,閆馭寒也一樣!」

說著,她打開電腦,找到發了她黑貼的論壇網站,點擊新建帖子,用鍵盤敲下標題:

《欲女何喬喬的高清無碼裸照欣賞!》

然後,她利用數據線將裸照傳到電腦桌面,再上傳到論壇,看著「點擊發送」這四個字,她一個冷笑,果斷按下了滑鼠!

「叮咚」,系統提示,審核通過,發帖成功!

接著,為了避免被什麼高科技手段,通過照片而找到裸照是在她的手機里的,她將她手機里的裸照刪除了。

反正,現在全世界都是何喬喬的裸照了,她手機里沒有也沒關係。

何妤萱點開帖子一看,才發布就有幾十個點擊量了,還有人在下面回復說,不要臉的富二代,欲女,賤人等等。

她滿意地笑了!

何喬喬,就讓全世界的男人一起來欣賞你的裸照吧!

她面含笑意,將墨鏡,口罩,帽子一一戴了回去,推開門,低著頭,若無其事地走了出去。

「哎呀!」她才走出幾步,就被一個小伙猛地撞了一下。

她惱怒地道,「走路不看路嗎?」

「對不起,對不起……」小伙連忙抬頭,但一看到蒙著全臉的人,立刻興奮地大聲喊道,「何妤萱?你是何妤萱?我是你的粉絲啊!」

何妤萱一愣!她就是不想被人查到裸照是她發的,才特意跑到這麼遠的網吧里來發帖,沒想到被粉絲認了出來。

她連忙低頭,一邊走一邊道,「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何妤萱!」

但是這粉絲卻纏上了她,快步追了上去,大聲說道,「妤萱姐,你放心,無論別人怎麼黑你,我都不會相信的,我只信你說的話,我永遠支持了!」

粉絲的聲音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紛紛掏出手機來對著她拍,何妤萱見狀,連忙捂住臉,快步走了出去!

此時,她剛才發帖的小包間里。

閆馭寒坐在椅子上,K站在他的旁邊,看到外面何妤萱倉皇而逃,笑著搖了搖頭,「發帖成功,瀏覽成功,點擊數,都是她看到的假象,不知道發現真相的時候,會不會氣的臉變形吐血。」

「你先走吧。」

「是。」K消失了。

閆馭寒打開電腦顯示器,那帖子仍舊停留在編輯的狀態,並沒有發出去,只是剛才他用了一點類似於障眼法的超能力,讓何妤萱以為帖子已經發表成功了。

他點擊了一下,屏幕上赫然出現了何喬喬的裸照。

看環境,她當時是躺在一張紅色的沙發上,臉蛋微醺,耳垂通紅,渾身幾乎雪白,身形偏瘦,但凹凸有致,看得出她當時不是清醒的。

閆馭寒手緊緊握著滑鼠,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突然不由自主地開始回憶昨天晚上吻何喬喬的情形來,那嘴唇的柔嫩,和淡淡的清香縈繞在鼻息間,再看著眼前誘人的玉照,他身體一陣莫名其妙的發熱,某個部分蠢蠢欲動。

他猛地一顫,眼睛一眨,回過神來,立即點擊刪除,讓何喬喬這張裸照永久性的消失了,然後,再進行了一點小操作,才點了「點擊發送」這四個字。

*

何妤萱心情大好,一路哼著歌回了家,顧相宜匆匆忙忙走了過來,擔憂地問道:

「妤萱,你去哪裡了,媽媽好擔心你。」

「媽,不用擔心,我剛才找何喬喬報了仇了。」何妤萱說道。

「怎麼報的,快說說看!」顧相宜聽了,期待又興奮。

何妤萱揚了揚手機,「裸照,我發了,跑到郊區的網吧發的,查不到我身上來。」

「太好了!這個小賤人,發帖子害你,我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快,打開帖子,我看看。」顧相宜迫不及待地說道。

「我剛剛一發布就有不少點擊,現在估計應該已經炸鍋了,肯定很多平台都做出了新聞。」何妤萱將手機丟給顧相宜,到餐廳泡了一杯咖啡,坐在沙發上悠閑地喝起來。

「不,不對呀,妤萱,這個人是何喬喬嗎?」顧相宜拿著手機,把帖子翻了一遍,一臉疑惑。

「臉都露出來了,怎麼會不是?」何妤萱一愣。

「你看看!」顧相宜快步走了過來,把手機往何妤萱面前一遞。

何妤萱一看上面的照片,頓時愣了,這照片根本就不是她發布的何喬喬的那張裸照,而是換成了另外一張不怎麼能看清楚臉的裸照。

她使勁地眨了眨眼睛,又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再把帖子關了,重新點開,關了,點開,如此反覆幾次,看到的還是這張照片。

「這,這是怎麼回事?這照片根本不是我手機里的,我明明發的是何喬喬的照片,而且有人點擊了,還回復了罵何喬喬不要臉的話,這怎麼……」何妤萱整個人都懵了,好半天回不過神來。

「妤萱,你是不是一時著急搞錯了,這不是何喬喬的照片啊,你看,下面的人都在說沒看到臉,不能認定是誰。」顧相宜空歡喜一場。

「不,不會的,我不會搞錯的,我不會搞錯的!我發完后還點擊進去看了兩次,認真看了回復的留言,我不會搞錯的!」何妤萱突然覺得一片混沌,搞不清楚真假了!

但是,這帖子重複點開幾十遍,出現的還是這張照片。

這……她用力地甩了甩頭,努力地回想著當時發帖的過程,她每一步都做的很謹慎,尤其是何喬喬那張照片,看了好幾遍才發出去。 可是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她突然感到一陣眩暈,整個人跌倒在沙發上,額頭冒出汗液來。

「啊,妤萱,你快看這,有人發帖子說這張裸照根本不是何喬喬的,而是日本一個情色電影裡面的鏡頭,說是有心人故意陷害何喬喬,還把那個電影的貼出來了。」顧相宜又點開了另外一個帖子。

「我看看!」何妤萱一把搶過手機,果然,這照片能從這個日本情色電影里找到畫面,而底下一大堆罵發裸照的人缺德的評論。

何妤萱越看越生氣,越看越生氣!

她揚起手機,狠狠地砸在地上,「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就是整不到何喬喬!她到底交了什麼好運?」

何妤萱像是瘋了一樣,將客廳里的東西用力地砸到地上,將整個客廳弄得一團糟。

「妤萱,妤萱,你別激動啊,待會你爸爸看到你把家裡弄成這樣,他會生氣的。」顧相宜連忙抱緊了女兒,哄勸道。

「媽媽……」何妤萱無力地靠在顧相宜的懷裡,哭得撕心裂肺的。

*

「哈哈,何妤萱這個蠢貨,拿一張日本情色電影的照片來破壞我名聲,結果不但被人找出照片是假的,還人拍到了她去帖子發出的網吧的照片,這下她污衊我的證據確鑿!」

瀾灣別墅,客廳。

何喬喬看到電視上正在播報大明星何妤萱涉嫌發布裸照,損害她名譽的新聞,忍不住笑出了聲。

「她真是個又蠢又毒的人,連日本人的照片也好意思找出來,這是不是叫狗急跳牆啊。」

顯然,她對自己曾經被何妤萱灌醉偷偷拍了裸照的事,一無所知,更不知道閆馭寒已經看過她沒穿衣服的樣子了。

閆馭寒正從二樓下來,聽到了何喬喬得意洋洋的身影,他不禁停住了腳步,看著她,腦海中竟然不由自主地浮現她一絲不掛的樣子來,身子便莫名地一熱。

何喬喬一抬頭,看到他站在樓梯口不說話,愣了一下,問道,「你怎麼站在那裡呀?」

「咳……」閆馭寒回過神來,輕咳一聲,掩飾住臉上的尷尬,說道,「沒什麼。」

「你快來,快來看電視,何妤萱用裸照害我,結果被人揭發了,哈哈。」何喬喬連忙招呼他來看新聞。

「好了,時間到了,應該去閆家了。」閆馭寒眼神悠悠地瞟了一眼電視,說道。

「好。」何喬喬什麼都不知情,去關了電視,和他一塊出門了。

*

閆宅。

今天是閆家例行的家宴,整個閆氏家族的人都到了,坐在中間尊位上的,是閆馭寒的大姑閆晶,閆馭寒的父母相繼去世后,老爺子閆禮成中風,便由閆晶管理閆宅的事務。

閆晶不喜歡閆馭寒的媽媽歐陽婉,對閆馭寒也相當冷漠,倒是與第二個閆夫人郭慧投緣,這些年,閆森掌握寰宇,離不開這個大姑在背後推波助瀾的作用。

「大姐,馭寒一回來就搞奪權,架空阿森,損害我們這些叔伯的利益,害得我們的日子很難過呀。」閆馭寒的二叔閆峰抱怨道。

「是啊,他沒把我這些叔伯放在眼裡,也沒把你這個大姑放在眼裡啊。」三姑父陳慶南則說道。

「這些年阿森也為寰宇立下了汗馬功勞,他這樣做,搞的阿森在寰宇的地位很尷尬,大姐啊,你是知道的,阿森這孩子從來就沒有什麼野心,可做哥哥的不能這麼欺負弟弟呀。」

閆夫人眼見眾人一起討伐閆馭寒,心裡暗自高興,也趁機踩上一腳。

「媽咪,只要寰宇發展的好,誰做主無所謂的,我本來就是給大哥打工的嘛。」閆森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顯得謙虛而低調。

閆晶綳著臉,道,「新聞我也看了,你們說的事,我多少知道一些,今天我會好好和他談談,他這麼多年不管寰宇,身體一好就迫不及待奪權,確實沒有把這些年幫襯他的閆家人放在眼裡。」

閆夫人和閆森聽閆晶說會主持公道,心裡很高興。

「對了,阿森的未婚妻何妤萱是怎麼回事,鬧出這麼多醜聞,你不是說這個兒媳婦十全十美嗎?」閆晶頗有微詞。

「這,大姐,何妤萱雖然有不好的地方,但其實這些都是她那個妹妹何喬喬在背後搞的鬼,故意敗壞妤萱的名聲。」閆夫人將何喬喬和何妤萱之間的恩怨說了一說。

閆晶聽了直搖頭,「兩姐妹沒一個好的,事實證明,這種小門小戶的人家,教不出什麼好女兒來,以後再挑人,一定要能跟我們閆家匹配的豪門。」

「其實,何喬喬背後的人就是馭寒,她幾天前已經搬到瀾灣別墅和馭寒同居了。我懷疑,馭寒是故意用妤萱打擊阿森,不然為什麼明明知道妤萱是未來的弟媳,還如此不留情面。」閆夫人趁機說道。

「何喬喬剛和森表哥分手,轉身就跟馭寒表哥同居了?這和妓女有什麼區別?為了進入豪門,真是什麼臉都不要了。」閆晶的女兒秦臻瑜大聲說道,她以前就很討厭何喬喬,和何妤萱關係好。

「馭寒這手段也太卑鄙了啊,阿森的前女友,他怎麼能要呢,這不是亂倫嗎?」三姑閆敏說道。

「各位長輩。」這時候,玄關處一個淡漠的聲音傳來,大家看過去,頓時都愣住了——

這是那個要靠輪椅行動的病秧子閆馭寒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