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Draft

「你!”他什麼時候咄咄逼人了,只是問一個人的信息而已。

不過有一句話倒是說到了點子上,沒有什麼關係,憑什麼要問這麼多無關緊要的事?

他,這是抽了瘋嗎?才會出來多管閑事。

緊緊的攥著手中的那個禮盒,顧承恩微微咬動嘴皮,心中泛起了一陣小小糾結。

林青青卻無心與二人多加糾纏,只是隨意找了個借口,直接回到了別墅,將兩個男人晾在了外邊。

喬語站在窗口,本是悠然喝著咖啡,見如此情況,卻忍不住皺起眉頭,”青青不應該維護顧承恩嗎?這是個什麼情況?兩個人別是真的鬧彆扭了!」

平日里若是有人和顧承恩作對,林青青那可是穩妥的護花使者,半分都不讓去。

如今卻放任不管了,的確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等到李青青頹廢的坐在沙發上,目光仰望天花板。

陷入糾結之時,卻突然感覺身旁的位置一陣凹陷。

喬語已然坐到了她的身邊,手中的咖啡杯還散發著隱隱濃烈的香味,”要不要來一杯?」

林青青搖了搖頭,依舊是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卻突然聽到喬語好奇詢問,”剛才門口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倆究竟怎麼回事?別真是打算打退堂鼓了,難道不喜歡他了嗎?」

這一連串的問題,林青青曾幾何時也這樣問過自己,不過此時此刻,卻是倔強著搖頭,”所謂不能在一棵樹上弔死,我為什麼要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片森林?」

……

看她這副倔強的小模樣,儼然已經將這件事情確定了答案。

喬語卻淺笑著輕輕的吹了一口咖啡,又輕抿一口,這才無奈搖頭嘆息,”女人啊,都是口是心非的主,尤其是你這種!」

這一見鍾情,哪裡是說忘就能忘得了的?

再加上她這悶悶不樂的樣子,放棄了未必就過得開心,這不明擺著在跟自己傲氣嗎?

可是一連兩天,林青青將自己關在房間里,那簡直是與世隔絕的姿態。

顧承恩也聯繫不上林青青,加上最近兩天要忙著拍信息,愈發的頭疼。

「那邊道具控制注意一點,等下威亞會直接帶著咱們顧總撞到牆上,你們控制一下力度!」

編劇在一旁指導著,看著威亞那邊比了個OK的手勢,這才突然喊了一聲開始。

顧承恩被威亞給抬了起來,在空中實行打鬥的動作,畫面精彩得讓導演都忍不住驚嘆一分。

可就在這個時候,顧承恩卻突然感覺身子左搖右晃,”這是什麼情況?趕緊停下!」

那威亞那邊,居然是失控了!

在常陷入了一片小小的混亂之中,顧承恩無法自行下來。

威亞那邊,突然繩子一松,顧承恩整個人狠狠的跌倒在地。

高空墜落的一瞬間,又聽到一陣哀嚎聲,眾人瞬間就圍了上去,伴隨著一陣陣緊張的呼喚,”顧總,你沒事吧!」

……

凌亂的畫面一時間鬧得不可開交,轉眼之間,醫院裡面,顧承恩定這個打了石膏的腿,動彈不得,那叫一個慘兮兮。

而關於這敬業方面的事情,自然是少不了媒體那邊的宣傳報道。

林青青卻依舊躺在床上糾結著愛情的事情,對這件事情還渾然不覺。

糾結不已的時候,林青青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頭髮,”真是煩死了,怎麼那麼麻煩?我究竟怎麼想的?」

現在她把自己都給搞迷糊了,一路下了樓,卻看喬語在那盯著平板嘆息,”哎,不愧是偶像男神,實在是太敬業了?」

聽到樓上傳來的下樓聲音,喬語轉頭一看,倒是多了幾分驚訝,”你怎麼還在這裡呀?我以為你去醫院了呢!」

聽到這一番話,林青青卻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百無聊賴的自顧自倒著水杯,我漫不經心的說道:「我這好端端的,幹嘛去醫院啊?平白無故的找晦氣。」

「哦,我想著,你和顧承恩的關係雖然鬧僵,但是人家拍戲受傷,以為你會憑藉著以前的情分去看看呢!」

……

喬語看似無意的一句話,卻直接讓林青青整個人瞬間愣在原地,提起一半的水壺,又猛然坐落下去。

特種兵之變種人 突然就往樓上跑,下的喬語不由得一愣,”哎,你這丫頭搞什麼名堂?火急火燎的!」

要不是她這手抓得穩,這杯子差點都要被嚇倒在地。

這一番話落下去,卻猶如石沉大海,未曾得到任何回應,片刻工夫見林青青此刻梳妝打扮,提著包包就打算出門。

「我去一趟醫院,今晚上就不用煮我的飯了!」

……

原來不是不在乎,是根本就不知道呀!

喬語止不住的淺笑一聲,依舊是神情愜意,抿了一杯咖啡,又忍不住多幾分調侃的味道:「這咖啡的味道都變了呢,還有點甜甜的。」

隨即又忍不住多喝了一大口,轉眼之間,醫院裡面林青青這一路火急火燎。

看到兩個保鏢守在病房門口,這才又跟著,連忙說道:「我是顧承安的朋友,麻煩讓我進去一下!」

聽到這一番話,兩個保鏢卻沒忍住笑了起來,”咱們老闆果然是廣結善緣,你已經是老闆出事以來的第100多位朋友了,咱們都快數不過來了,趕緊走吧。」

「不是……」

林青青一陣蒙圈,”我和他們不一樣,我不是狗仔,我也不是私生飯,我是他真的朋友!」

畢竟作為一個明星,如今住進了醫院,自然是有些心生歹意之人。

可是沒有想到,林青青也被列入了這樣的行列。

兩個保鏢還打算開口說些什麼,裡面的顧承恩聽到外面的動靜,卻突然開口清脆:「這的確是我的朋友,讓她進來吧。」

得了這通行令,林青青忙不停的踏著步子走了進去,卻立馬收斂起自己緊張的神色,這才又故作無所謂的說道,”看來你這日子過得挺逍遙自在的嘛!」

蘋果在嘴上吃,橘子在旁邊擺著,還有一杯熱牛奶!

林青青敢情自己白白擔心了半天,這傢伙日子過得比自己還愜意呢!

顧承恩卻冷不防的淺笑一聲,捏著手中一塊削好的蘋果,沖著她微微點頭,”要不要來一塊,進口的,可甜了。」

林青青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雙手抱懷,”我就是來看看,估計咱們朋友的情誼,你既然沒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說著這果然是打算轉頭離開,卻看男人突然一個皺眉,哎喲一聲,”不行,這手好疼,可能是撞的!」

林青青驟然止住腳步,沒好氣的回頭白了他一眼,”就你矯情!」 但也不是把那僅僅當成一種自我封閉,只是一味在裡面回味過去的種種愜意之處。

她也可以由內而外那樣地觀察著外面的世界。

要努力把經過自己身邊還有日常生活周遭的人,一個一個地看仔細。或者甄別清楚。

整個過程之中,她是那樣的小心翼翼。

好像是唯恐自己的人生裡面,一不小心就會出現因為挑花了眼睛而上當受騙的情況。

那樣就會破壞有生以來一直小心翼翼維護著的福緣吧?

諸天地球大融合 而且還可能會成為自己餘生裡面所有不幸運的開端。

而她的餘生,還真的是很長。

從眼下這個時候開始,也才算是個開端而已。

最好還是不要有一星半點兒的不虞出現。

所以她的心態就是,寧願在反覆考量和精挑細選之中蹉跎一些歲月,那樣空耗的時光或長或短,或多或少都好。

卻是怎麼也不要顯得倉促和草率,盲目地匆匆躍上誰的船,就此駛向未知的海域。

就是那樣比較堅定的寧缺毋濫。

實在有些急躁了,就會略帶狠意地想到,

反正之前自己也已經是享受到了很多的順利美好。

哪怕從今以後就是要過一些略微或者更加艱苦樸素的生活,甚至那些盼望著的嶄新的美好事物也越來越是難於輕易地出現了,也都還沒有什麼可以覺得大為遺憾的。

因為之前那樣的經歷,也都算是沒有吃什麼虧而且是夠本的了。

就把剩下的等待收穫美好時光都當做是應收未收的利息吧。

也不能現在就責怪她的心思都有些過分的庸俗化。

想來那樣的心思,本來也只是一種人之常情。

就是年輕人在踏入社會以後,很快就會被現實生活還有日常的瑣碎給逼得異常的支離破碎。

往往是在不知不覺之間,就已經改變了自己。

一時半會也都不會驚覺到遠遠悖逆了本來的面貌。

就算是再怎麼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在那些時刻中,也完全不會產生出什麼理論上應該有著的痛苦不堪。

更不要說會是什麼身不由己的切膚之痛。

所以傳統裡面才有著那樣的說法。就是凡是家庭教育不好的孩子,交給社會這所大學校,接觸到社會生活以後,就會很快給矯正過來。

只是那種強制性質的歸正,骨子裡都帶著殘酷。

是要當事人付出很多更為昂貴的慘痛代價。

那樣的情況,在這天底下的任何一片土地上,哪一個國家裡面其實都是差不多的。

對她來說,雖然還沒有付出過高昂代價的經歷,也還沒有體驗過那樣的慘烈。

但也算是在逐漸感受到了真實世界的另一方面。

那是和之前盼望和想象著的截然不同相差太遠的一面。

真要把兩者比較起來,現在的形勢就真的算是有些慘淡了。

要不加掩飾地說起來,就是很難有什麼地方算是盡如人意的。

有時候甚至可以說成是一種讓人揪心的殘酷。

特別是在自己眼睜睜地看著那生活的平凡小舟,遠遠地偏離了之前平穩的航線以後。

那樣子巨大的失落,如同一個同樣碩大無比的凹陷形狀的巨坑。

也不知道需要什麼類型的巨大填充物才可以填平。

卻怎麼也容不下她顯得是無謂的惆悵,也由不得她還可以隨隨便便地選擇逃避,就一直沉迷在對過去的回憶之中。

只是當自己打起精神越過那些阻礙,硬著頭皮地開始在現實裡面爬坡上坎奔波勞碌了,日子裡面也是泛不起來有所長進的小小浪花。

難以看見什麼精彩之處,盡都是些乏善可陳。

比如之前決心要去什麼樣的國際大公司,或者某某著名的購物中心上班,都是沒有能夠實現。

最後連這宿務城裡的萬豪和四季大酒店都進不去。

好幾次那希望的肥皂泡,總是很快就破裂了。

不過那真的不能怪自己。

困難和問題不是出現在自身。也還不是自己不夠優秀才觸發了它們。

因為這城裡面真正好的大公司大酒店,裡面基本是一直都是處於滿員狀態的。

除非是那種流動性很強又層次不高的工作機會,比如收銀員清潔工,還有房務和保潔之類的。

好一點的崗位都是那樣概莫能外的求遠遠大於供情況。

也就是說,那些位置幾乎永遠都不會缺人。

意思就是差不多也是永遠不會再有自己的機會。

為什麼只是說差不多而不是絕對鐵定的口吻呢?

因為除了表面的毋庸置疑以外,其間還是會有一些特例存在的。 「你是瘋子吧!你做這麼多的事情竟然只是為了這麼簡單的一個理由,你到底是不是瘋了?」

夏熏溪恨不得掐死眼前這人,他怎麼能將這些年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怎麼能將人命看得如此淡薄!

「以前陳宇出事之後,我以為我們是最聊得來的朋友,我一直以為我跟了解你,雖然我知道你們是做地下活動的,但是我一直都相信你重來都沒有害過任何人,你是跟電視裡面或者是其他網上傳聞的不一樣的黑社會,可是你現在呢……」

「你讓我感受到了這個人間真的很冷漠,好像根本就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我留戀的,那些對你好的人都是另有目的的,即便是她們最後說什麼我都是為你好,可是呢……」

「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二十年呀,我們基本上算得上從小一起長大的呀,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到底有什麼東西值得你如此大費周章的,如果你跟我說你真的很需要那東西,我即便是惹我父親生氣,我都會想盡辦法給你找來,為什麼你偏偏要選擇這樣的方法!」

「你告訴我,我們這二十年的友誼到底算什麼,還是其實一切都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其實你根本就沒有想過拿我當朋友,你只是覺得我是一個可憐的女人,是你用來打發無聊時間的玩具!」

艾德看著情緒變化明顯有些異常的夏熏溪,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將服務員送過來的牛奶放在她的面前!

「其實你不覺得你現在這樣很好嗎?以前你在他們手上受過多少苦吃過多少啞巴虧,難道你要看到他們將你送進墳墓的時候,你才來後悔以前太善良了?」

「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明白人,愛恨分明,才不會是那種愚昧的一味讓別人追著打,還要在對方各種的道歉之後就選擇原諒的人!畢竟……很多時候,你的一味原諒只會讓他們變本加厲而已!」

「那這也不是你用來傷害別人的借口!」

夏熏溪控制不住沖著艾德大吼到:「你不要忘記了,劉波他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過,可是卻因為你的自私,付出了他們的性命,還有阿德……他到底做了什麼,你一定要如此害他!」

對於夏熏溪的失控,艾德反而更加淡定了,甚至是看著夏熏溪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同情!

「沒有人會無私的為你付出的,除非那個人是你的父親或者是蕭閻雲,不過現在看起來,蕭閻雲好像也不是那麼靠得住了!所以,既然他會傷害你,當然是不能留在你身邊的了!至於其他人吧……」

艾德滿臉厭惡的說到:「那個劉波算是什麼東西,不過一個保鏢而已,竟然就想要追求你,甚至是想要道德綁架你,還在你勢弱的時候強逼你,他這樣的人你竟然還那麼相信他,將他留在身邊貼身伺候著,難道你就不怕他哪天趁其不備的時候,對你下手!」

我都跟你說過了,男人的劣根性真的很難消除,你想要用他對你的愛留在身邊保護你,就相當於將一天毒蛇放在自己的身邊,關鍵是你還對這條毒蛇沒有防備,如此危險的人物我可不放心他留在你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