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一聽朱睿的話,我頓時差點沒憋住笑出來,這胖子出門忽悠也不打聽清楚,剛剛跟人家說他穿開襠褲的時候,就開始有這熱愛藍天的夢想,結果胖子還真能扯。

nbsp;nbsp;nbsp;nbsp;胖子腆着臉說:“其實你別看我樣子老,身形大,其實我才十幾歲,正在發育長個子啊。”我估計這朱睿也是被胖子忽悠住了,愣是相信了這完全不具備可相信條件的謊言。

nbsp;nbsp;nbsp;nbsp;不過這胖子能混過去也對我們有好處,於是這接下來,就有一個年輕的穿着制服的男人,給我們和朱睿拍了一張合影,拍照的時候,胖子站在朱睿身邊,舉着那個被他寫的密密麻麻的意見簿,像是得獎一般的造型,我和鐵衣倒是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鐵衣襬出一個側臉的造型,我趁機用手摸頭當了一下臉。

nbsp;nbsp;nbsp;nbsp;雖然胖子的舉動,贏得了很不錯的福利,但是我總感覺不那麼光榮啊,這要是讓熟人看到知道這事情的話,那該有多尷尬,不過還好這豬腳是胖子和那本意見簿的菜譜,所以對於我和鐵衣這打醬油的角色,什麼造型,人家倒是也不關注。

nbsp;nbsp;nbsp;nbsp;完成這宣傳工作之後,我們如月的拿到了一張貴賓卡,和我們來的時候買機票的錢,這胖子嘚瑟的樣子好像自己真成了名人似得,不過看在胖子的表現獲得的豐碩成果,我也就沒有再說什麼揶揄胖子的話了。

nbsp;nbsp;nbsp;nbsp;我們三個在完全免費的前提下終於到了目的地,剛出機場的大門,胖子果斷的返身回去,我看着胖子詭異的舉動,喊道:“胖子你去哪裏啊?”胖子頭都不回的給我來了一句,“憋不住了,再來一趟廁所,這特麼膀胱都感覺着火了。”看着胖子狂奔而去的肥碩身影,我和鐵衣都樂了。

nbsp;nbsp;nbsp;nbsp;下了飛機之後,剛到季霖市地界,我們就感覺這空氣頓時就涼了下來,胖子吵吵的冷的蛋黃都碎了,於是我們便打算購置一些進入長白山白雲峯的裝備,聽說長白山常年積雪覆蓋,所以對於我們這各個連雪都沒見過幾次的貨來說,這挑戰的難度便可想而知了。

nbsp;nbsp;nbsp;nbsp;爲了保障設備的質量,我們三個便到了全國連鎖的駝峯登山裝備專賣店,準備購置一些進入長白山的物品,聽說這白雲峯海拔有兩千六百多米,胖子果斷的選擇了幾個便攜式氧氣瓶。

nbsp;nbsp;nbsp;nbsp;這傢伙,這女售貨員的嘴簡直是無解了,突突突突的就跟個機關槍一樣,胖子說漏了嘴,說出我們是要登長白山的時候,這售貨員果斷的開始介紹起來:“幾位一看就是老手啊,這長白山主峯可是有難度啊,你們需要的東西大概有這些,這售貨員一件件的拿起來講解。

nbsp;nbsp;nbsp;nbsp;岩石衣褲—登山活動中穿用的衣褲,這東西要講究,貼身可體,褲口、褲腳較小且有彈性,選料以結實耐磨、富有彈性的毛製品最好。說完,丟過來一套。

nbsp;nbsp;nbsp;nbsp;岩石鞋—岩石作業的一種特用鞋。鞋幫最好用結實、通氣的皮革原料,鞋底用較硬的橡膠原料。鞋底較厚,有利於摩擦固定,說完又搬過來一雙。

nbsp;nbsp;nbsp;nbsp;禦寒服裝—用於登山活動中的保暖禦寒,保暖層最好用優質鴨絨,面料要輕薄、密實、防水、防風。衣面顏色以深爲主,儘量鮮豔一些,以利吸熱和便於山上、山下的觀察識別。除衣褲外,根據需要也可製作羽絨襪、手套和背心。

nbsp;nbsp;nbsp;nbsp;風雨衣—用防水的優質尼龍原料製成。具有良好的防風、保暖性能。上衣連帽,帽口、袖口、褲腳能調整鬆緊。

nbsp;nbsp;nbsp;nbsp;高山鞋—攀登冰雪高山的特用鞋。其用料要求是質輕,並具有良好的保暖、防水、通氣等性能。高山鞋還應陪綁腿和鞋罩,以便提高其保暖、防水保護的作用。在冰坡上行走時,鞋底還要綁上冰爪。

nbsp;nbsp;nbsp;nbsp;行囊—包括揹包、背架和行李袋、防護眼鏡,用以遮擋強烈光照和冰雪反射光,防止紫外線對眼睛的傷害,防護鏡的鏡片以用茶色鏡片爲好。高山區,登山人員應配備專防紫、紅外線的防風雪眼鏡。

nbsp;nbsp;nbsp;nbsp;說完這些,這售貨員說你們還真是來對了地方,要想順利登山還需要的有:冰鎬、冰鎬冰爪安全帶主繩輔助繩……。

nbsp;nbsp;nbsp;nbsp;我算是看出來了,照這服務員的介紹,我們這一趟長白山之行,估計的將整個店都搬走,好像少了一樣這基本就是有去無回掛定了的節奏,不過說實話,對於一次經歷這種探險似得出行,對於需要什麼,我還真是沒什麼見識,可是這傢伙登山揹着一個店的東西,那特麼還沒到山就累死了。

nbsp;nbsp;nbsp;nbsp;這很明顯是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啊,就在我萬分糾結的時候。

nbsp;nbsp;nbsp;nbsp;店裏進來了一個壯實的中年男人,一進門就嚷嚷着,“李姐啊,我要的那隻冰抓回來了沒有啊,按道理前天就該回來了,我剛好這兩天有事,所以現在纔來取。”

情深難奈 nbsp;nbsp;nbsp;nbsp;原來忽悠我們全部買的這大姐叫李姐,這李姐看見熟客來了,也是心花怒放的樣子,看着這個男人說道“是週會長啊,你要這冰爪可真是不好找,回來了,回來了,我這就給你取。”

nbsp;nbsp;nbsp;nbsp;就在這李姐去取東西的時候,這鐵衣則徑直走過去說道:“周大哥,看您的樣子對登山很有研究啊,等什麼山需要冰爪啊,我很喜歡登山運動,可就是對這一竅不通。”

nbsp;nbsp;nbsp;nbsp;聽見鐵衣的話,我和胖子趕緊圍攏過去,一向不愛說話的鐵疙瘩竟然能這樣說,肯定有他的道理,於是我和胖子也上前湊熱鬧的說道:“就是啊,大哥,這冰爪好像很專業的啊。”

nbsp;nbsp;nbsp;nbsp;這周大哥聽到我們的話,很是高興,說道:“你們也喜歡登山運動啊,我是咱們市業餘登山者協會的會長,你們要是喜歡登山運動的話,可以參加我們的協會。”說話間,這週會長倒是給了我們一人一張名片。

nbsp;nbsp;nbsp;nbsp;看見這名片,我便知道鐵衣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這樣說,看了這傢伙還真是找對人了。看見這名片上寫着,周雲山,季霖市業餘登山者協會會長。

nbsp;nbsp;nbsp;nbsp;於是我便接着問道:“周大哥,你這要購買冰爪,是要攀登雪山吧。”周雲山,看着我們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這是準備登長白山用的,你也知道咱們這長白山常年積雪,許多地方都是終年不化的冰岩,沒有這冰爪的話,那想要登山可就是癡人說夢了啊。

nbsp;nbsp;nbsp;nbsp;聽着周雲山的話,我立刻想到,這傢伙,我們要需要的裝備很明顯這個專家最懂了。於是,我便示意胖子,做出我們三個都是炙熱的熱愛着登山運動,一定會加入本市的業餘登山者協會的。

nbsp;nbsp;nbsp;nbsp;聽到我們的話,這周雲山頓時高興起來。周雲山看着我們說道:“你們這是來選購登山用具的吧?我倒是可以給你們點建議。”

nbsp;nbsp;nbsp;nbsp;一聽這話,我們頓時激動起來,我聞到這周雲山身上有一股子菸草味,趕緊掏出一盒煙來遞給周雲山,這周雲山看見我們如此熱情,情緒高漲的表示,他今天就是我們的導購。

nbsp;nbsp;nbsp;nbsp;於是我就問道:“周解,這裝備完全沒有問題啊,還有就是這白雲山下有個雲尾村,村子裏有好多的登山高手,要是手頭方便的話,可以去找他們當導遊,我們上次攀登的時候這導遊叫汪子,這小夥不錯。”

nbsp;nbsp;nbsp;nbsp;對於周雲山將的話,鐵衣都用手機錄製下來了,算是我們的培訓教材了,這走的匆忙,對於如何登山這種事情還真是沒有研究過,不過好在遇到了這登山大拿周雲山,我們也算是長了知識,開了眼界。

nbsp;nbsp;nbsp;nbsp;在周雲山的幫助下,這裝備的選擇就輕鬆了許多,這傢伙專業就是專業,要是按照那個李姐的說法,估計我這銀行卡刷爆了倒是小事,這特麼就相當於整個店買了下來,這揹負的重量,別說爬山了,就是平地也走不動。

重生之男神駕到 nbsp;nbsp;nbsp;nbsp;不過人家這在商言商的也說不出個啥問題,總之,辛虧遇到了這個周雲山。這傢伙確實是個登山迷,這嘴裏,稀里嘩啦的說了一大堆我外國名字,我愣是一個都沒記下來,似乎走路的 韓老帶著幾個長老來到了風華城的城主府,剛好風逍遙回來了,城主府的事情便有風逍遙做主,風逍遙在聽聞是韓族人出事,想要借用丹師和醫者后,也沒有為難,直接人帶著韓老去到之前看過自己爹爹,卻沒有辦法的醫治好自家爹爹的煉丹師和醫者們主的院子,爭取他們自己的意見,有願意去的就帶走……

畢竟,那些人也都是來城主府為他父親解毒的,他都是以禮相待的!韓老自然明白,跟隨城主府的護衛來到了別院,見到眾多丹師和醫者后,說明自己的來意,眾人一聽是韓族人請幫忙,自然都沒有拒絕,反正他們風城主府的毒也沒辦法……

韓族是諸神大陸的古族,能夠讓韓族欠下一分人情,也是非常難得的!於是所有煉丹師,跟隨韓老等人,離開了城主府,直奔韓族別院……

原本這些煉丹師就對風城主的毒,束手無策,沒有想到來到韓族別院,看到韓凌兒和韓族表少爺的情況后,臉上的表情更加的鬱悶了……

他們實在就搞不懂了,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啊!風城主的是體內毒素已經侵蝕了五臟六腑,讓他們無力回天了!可是韓凌兒兩人表面看著是身中劇毒,實際上體內卻毫無毒素可言,真是鬱悶死了……

這些人,有的都是煉丹一輩子了,有的甚至研究醫術幾千年了,卻沒有一個有辦法的,三天的時間過去了,韓凌兒兩人到底得了什麼病還是中了什麼毒,愣是沒有人知道……

這讓韓天航等人憤怒不已,而韓飛羽去地下交易場找墨九狸和雲夏,也是只拿到了兩人的畫像,卻翻遍了風華城都沒有找到兩人的下落……

因為墨九狸和雲夏在進入地下交易場之前,就易容了,因此韓飛宇拿到兩人的畫像,她們也就在地下交易場用了,出來根本就沒用過了,自然他們怎麼都找不到了……

而韓族人四處尋找的墨九狸和雲夏,則在客棧待了三天之後,墨九狸帶著雲夏來到了城主府,找到了風逍遙和方世楽……

風逍遙看到墨九狸時十分的開心,只是墨九狸看的出來,他是在強裝笑意,墨九狸看著風逍遙問道:「你爹怎麼樣了?」

「你也聽說了啊?還是老樣子,所有人都說我爹的毒無解……」風逍遙有些擔憂的說道。

「帶我去看看吧……」墨九狸看著風逍遙想了想說道。

「你……好,跟我來吧!」風逍遙詫異的看了眼墨九狸,隨即說道。

方世楽對墨九狸的印象也一直很好,自然不會懷疑什麼,跟風逍遙一起帶著墨九狸和雲夏,來到了城主府的後院一個清雅的院子,風逍遙帶著墨九狸和雲夏幾人走進房間,來到自己父親的床邊……

「他們是早上來的丹師!」風逍遙對墨九狸解釋道。

因為風城主的房間裡面,有兩個老者正在研究風城主的毒如何解……

「兩位前輩,我爹怎麼樣了?」風逍遙上前看著兩位老者詢問道。 當我們踩着那厚厚的蟲子屍體上面發出的嘎吱的聲響的時候,我還是差點就吐出來了,是在是太噁心了,不過對於我來說還好,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但是對於胖子來說,這可就是磨難了,這胖子說過,這一生他唯一害怕的就是這些小蟲子,加上上一次胖子被中蠱,所以此刻的胖子在面對這些蟲子的時候,幾乎這神經就是崩潰的。

但是這前後都是蟲子屍體,這胖子夾在中間也沒有辦法,這往前走是蟲子,往後退也是蟲子,這一根菸都快抽完了,這胖子還是一臉苦相,愁眉不展,看來等着胖子醞釀好情緒那是不可能了,所以我直接對着胖子的屁股就是一腳,幫着胖子提高了勇氣值,這一下,胖子算是沒有辦法了,既然已經跳到了蟲子堆上,那就是走也的走,不走也的走了。

所以當胖子大叫着衝過這些蟲子的屍體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俯下身子嘔吐,這傢伙吐的天昏地暗的,我都感覺胖子這一吐都吐瘦了許多,不知道是不是心裏作用,胖子本來是準備罵我跟我理論的,但是這一吐之下,估計是吐的身子虛弱了,看着我愣是半天沒說出一句揶揄我的話來。

吐完之後,我們三個繼續向前走,這個時候,胖子估計是剛剛吐的量太大,此刻又餓了,所以掏出一個麪包邊走邊吃,身子虛弱的不能自已似得。

我看着胖子前面吐的天昏地暗,現在吃的大朵快頤,真不知道這個傢伙的內部是個什麼構造,看到這裏我也懶得說他了,於是我們三個繼續向着這個古墓的內部走去。

當我們走到下一個轉彎的時候,這墓室之內頓時豁然開朗起來,我原本以爲這裏的空間應該不是很大,但是沒曾想到,這裏竟然如此寬闊。

這裏的一切佈置似乎很奇怪,在這中央位置爲重點,四周有着四個鏤空的門,這其中的一個門上面掛着一幅畫,看到這幅畫的時候我突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我努力的回憶了一下,沒錯,這幅畫應該就是那徐伯口中的第四神器,赦魂畫卷。看到這裏,我真是十分驚喜,這感覺就像是買彩票中了大獎一樣,屁滾尿流的就向着第四神器跑去。

誰知道,我這剛剛過去,就被鐵衣拉出了,這個時候,我看見又幾個苗人擡着一個碩大的黑棺出現在我們面前,當這黑棺到達中心位置的時候,這六個擡着黑棺的苗人,做出了一件讓我匪夷所思的事情,本來這些人不言不語的擡着一口黑色大石棺出來我就已經十分詫異了,而更爲詫異的是,這些人竟然在那黑棺周圍盤腿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在那黑棺的周圍,似乎有六個圓形石塊,像是凳子一般,這六個苗人就這樣坐在那石凳上,然後同一時間,拔出腰間的苗刀,對着對方的心臟位置,依次刺入進去,這場面幾乎將我嚇呆了,這是什麼意思啊,集體自殺嗎?這是要用自殺來嚇死我們?這招數也是在是太搞笑了啊。

可是在這詭異的地方,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畫面,我們也不敢動,不知道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這六個像是被竄成了糖葫蘆一樣的傢伙,身體裏的血開始順着石凳流淌下來,也就是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這石頭地面上像是有許多凹糟一樣,將這些人的血都彙集起來,流淌在了那個黑色大石棺的下方,隨着這些人漸漸的血液流失,最終一動不動,到最後的時候,更爲離奇的事情發生了,這些原本流乾血的六個苗人,就像是乾屍一樣,緩緩的站立起來。

這怎麼可能啊,我分明看到地上的血已經彙集了很多,按照道理來說這些人都已經死了呀,可是爲什麼會站立起來啊,難道也是蟲子?可是不像啊,就在我差異的時候,這一口詭異的黑色石頭棺材的蓋子竟然炸開了,這劇烈的爆炸聲簡直讓我耳朵嗡嗡作響,差點就聾了。

隨着爆炸聲的漸漸消退,整個墓室的空間之內想起了一陣子詭異的笑聲,我去,這笑聲是從哪裏來的,就在我心裏琢磨的時候,這石頭棺材內突然飄起了一個人,一個穿着苗服的老人,這傢伙看上去歲數也不小了,滿臉皺紋,但是很奇怪的是沒有鬍子,就在我詫異的看着眼前的畫面的時候,這個怪異的傢伙竟然自己說了起來。“我司建任,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今天,我用我全族人的姓名維持到我現在活着,我就是爲了看着你們崔家,斷子絕孫,現在我司家後人,羅嘉苗寨所有的人的生命都在我這裏,我就是要親手破壞掉你們的希望,我要你們陪着我們永不超生,萬魂詛咒,是沒有人可以破解的!”

說到這裏的時候,這傢伙的話讓我十分震驚,原來這大唐妖相司建任竟然是個女人,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傢伙就出手了,輕輕一揮手,我們三個就好像被一隻無形的巨大的手包裹着,高高舉起,然後狠命的摔了出去,我們三個直接撞在了堅硬的石牆上面。而這個時候的石牆竟然像是有膠水一般的將我們吸附在上面一動不能動。

接着,那個司建任笑着喊道:“看了你們崔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早知道近日,當初何必救那唐王,我本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可是因爲你們,我成爲了亡國奴,我什麼都沒有了,我辛苦打拼的一生換來了失敗,如果這萬劫不復是宿命,我就讓你們陪着我走到宿命的勁頭。

說道這裏,我看見這司建任的身體發生了變化,這傢伙的雙手開始繼續的長大,而這身子也爬行在地上,我擦,這傢伙好像變形金剛一般,瞬間就成了一直像是很大的蠍子的玩意兒,這嘴巴里吐着一直長長的信子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十分恐怖,而且這傢伙很明顯是朝着我們過來了。

看到這裏,我們三個極力的掙扎卻始終逃不出這引力的束縛,眼看着這傢伙就要朝着我們過來了,這個時候,胖子看着鐵衣喊道:“鐵疙瘩,你不是會飛劍嗎,現在這個樣子,你能不能用處你的飛劍啊?”聽見胖子的話,鐵衣努力的試了試迴應道:“可以”。於是胖子喊道按照我說的做,話道此處,胖子估計是咬破了舌尖血,一口血霧噴出,鐵衣的飛劍像是提前演練過似得,直接穿破血霧,停在我們前面,這個時候胖子朗聲唸叨:“金生火旺,交鏈元神。內保形體,外伏魔靈。急急如律令!”隨着胖子的話落地,這鐵衣的青銅承影頓時化作一柄火劍朝着那個司建任就射了過去。

估計這傢伙也是沒有想到我們被完全束縛之後,還有能力去跟她動手,所以這胖子真是一擊即中,隨着一聲歇斯底里的呼喊,我們頓時感覺這石牆的吸引力消失了,我們三個重重的摔在地上,就在這個時候,我們連氣都來不及喘,這司建任又鋪上來了,兩個大蠍子爪,直接朝着我和胖子就過來了,這個時候,我感覺我的身體被鐵衣一拉,我被拉倒了身後,鐵衣的胳膊和胖子肩膀頓時被這蠍子爪勾住,接着我就聽見胖子殺豬一般的嚎叫,鐵衣則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看到這裏,我十分擔心,鐵衣是爲了救我才被這傢伙抓住的,我腦海裏都是胖子和鐵衣的樣子,這個時候,我頓時感覺全身都在燃燒,我不能讓鐵衣和胖子就這樣被這傢伙殺死,接着我就感覺我的身體像是着火了一般,而且整個人都在膨脹,我隱隱約約的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跟碩大的司建任差不多了。我突然聽見胖子喊了一句:“我擦,那是什麼,崔銘變了,我去,那是玄武吧,有手機沒有,趕緊拍一張。太帥了!”

之後,我在看自己的雙手,竟然變成了鋒利的爪子,而我也負載地上。 「少城主,實在抱歉,我們暫時還沒看出來老城主中的是什麼毒,可能需要研究研究才行!」其中一位黑衣老者看著風逍遙說道。

「麻煩兩位前輩了,兩位是要在這裡研究,還是我讓人帶兩位去別院?」風逍遙客氣的說道。

「我們先在這裡研究看看,有了眉目再回去煉丹就可以了!」黑衣老者客氣的說道。

「好,多謝兩位前輩了,那我先讓我朋友看看我爹!」風逍遙聞言說道。

「好,好。」兩人聞言識相的退到了一邊。

風逍遙這才對墨九狸說道:「你有辦法嗎?」

墨九狸看了眼風逍遙說道:「我看看……」

說完,直接來到了風城主的床邊,為他把了脈,神識又進入風城主體內大概檢查了一下,然後墨九狸四處看了眼房間,眼神在一邊窗台上的花上停留了片刻,然後看著風逍遙問道:「你父親什麼時候中毒的?」

風逍遙聞言一招手,暗處走出來一個黑衣男子,對著風逍遙恭敬的行禮道:「少城主!」

「把我爹中毒的事情說一遍……」風逍遙看著對方說完,又看向墨九狸說道:「他是我爹的暗衛,也是他最先發現我爹情況不對的……」

「是,少城主!城主之前一直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直到半年前城主有一晚修鍊忽然間吐血,當時城主說感覺修鍊的時候,玄氣逆行,以為是自己心緒不寧造成的,並沒有在意!之後城主一個多月都沒有修鍊,因為一直沒有找到少城主的消息,城主也擔心無法安心修鍊……

直到三個月前,城主在院子裡面坐著,忽然間吐血之後暈倒了,我把城主扶到房間休息,城主醒來后就無法下床,然後臉色就一天比一天難看,從一開始府里的煉丹師就開始為城主醫治了,只是效果甚微,甚至越來越重,一個月前開始,城主便徹底陷入昏迷……」暗衛當著風逍遙等人的面,再次說了一遍。

「我們出去說!」墨九狸聽完后,看著風逍遙說道。

「好的。」風逍遙又看眼自己的父親,這才帶著墨九狸出去。

來到院子外面,風逍遙看著墨九狸問道:「我爹他還能救嗎?」

「我們換個安全的地方說話!」墨九狸看了眼風逍遙傳音道。

風逍遙聞聲一愣,速記明白過來看著墨九狸道:「我先帶你們去休息!」

「嗯。」墨九狸點點頭道。

風逍遙直接把墨九狸帶到了自己院子,然後說道:「這是我的院子,舅舅跟我一起住在那邊的房間,你們就住在那邊吧。我一直都守在父親的房間也不回來住的!」

「可以。」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嗯,我有點餓了!」墨九狸給風逍遙遞了個眼色說道。

「走吧,去大廳坐著,我讓人準備飯菜!」風逍遙會意說道。

風逍遙帶著墨九狸和雲夏來到大廳,然後讓下人準備酒菜,很快酒菜就準備好送了上來,風逍遙屏退了下人,又對著方世楽說道:「舅舅,拉個結界吧!」 頓時瞬間,我便感覺自己的身體都是火,接着我的腦中一片空白,我最後的畫面是自己憤怒的向着司建任撲了過去。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醒來,我醒來的時候,自己躺在剛剛司建任出現的那口棺材的位置。

鐵衣和胖子焦急的喊着我的名字,我慢慢的睜開眼睛,實現漸漸的變得清晰起來,我看着胖子和鐵衣問道:“怎麼樣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見我的話,胖子一臉好奇的問道:“你不會跟我說你剛剛失憶了吧,我去這麼拽的造型你自己竟然不知道?”聽着胖子的話,當真是說的我一臉霧水。

這個時候,胖子說道:“那我來告訴你吧,剛剛那個司建任將我和鐵衣勾住摔在地上,眼瞅着就要上來被分屍果腹的時候,你就衝上來了,哦不,是你變的那一隻玄武就撲上來了,我去是在是太拽了,那就是一直大蠍子和一隻玄武在打架啊,開始的時候你被這蠍子抽中了幾下,結果後來你身上就起火了,上去愣是將那隻大蠍子火火的烤熟了。”

聽到胖子的話,我知道這傢伙習慣性滿嘴跑火車,所以將目光看向了鐵衣,這個時候,鐵衣竟然對着我點了點頭,我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來:“那個司建任怎麼樣了啊,現在在哪裏?”

聽見我的問話,胖子回答說:“這傢伙現在到處都是,你要讓我具體的指給你看,我還真是做不到,這傢伙已經被你燃成灰燼了,可以說這裏到處都是司建任了。”

原來如此,聽見這最後一個對手終於被我們搞定了,我這懸着的心總算是放回肚子裏了,我想要爬起來,卻感覺身上到處都疼。這個時候,我想起這第四神器的事情,趕緊問道:“這第四神器現在在哪裏啊?”胖子說道“這不徐伯和你家先祖在佈置啊,我去,我今天算是開眼了啊,這一趟真沒白來,我看見這大蠍子,大玄武,還看見了這地府大名鼎鼎的催命判官啊,我這也是地府有人的人了。”說道這裏,胖子自己哈哈大笑起來。

我一聽這話,趕緊起身問道:“你是說徐伯和我祖宗都來了嗎?”胖子說道:“不然你以爲我和鐵衣被那老蠍子折騰一下,現在還能沒事一樣抱着你說話?你也沒事,崔大人說了,你只是用力過度,一會就好,這裏就是冊天意識的祭場,這四道門,便是四個神器的歸宿。”

這個時候,我看見這裏已經被佈置的完全便了模樣,黑色石棺不見了,一切都變得富麗堂皇的樣子,這個時候,祖宗也過來了,看着我說道:“崔銘,我沒有看錯人,你小子不錯,不愧是我崔珏的後人,我這心上的疙瘩總算被你解開了。”這個時候,徐伯也走了過來,看着我說道:“我現在地魂總算可以歸位了,這麼多年了,終於到頭了,哈哈哈哈。”

這個時候,徐伯和祖宗相視一笑,崔珏判官和袁天罡的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這個時候,祖宗看着我,拉過我的手,在我的右手食指位置劃過一道傷口,我看見一滴金色的血滴落下來,沒錯真的是金色的血,隨着這一滴血的落在我腳下的位置,我瞬間看見這金色開始沿着地上的紋路,向着四大神器的位蔓延過去,接着,我眼前出現了一副戰場的畫面,這一張張憂鬱憤怒的臉在被這金色照耀之後,愁容漸漸消失,這憤怒的臉漸漸變成了微笑,如果我沒猜錯,這些就是對我崔家設下了萬魂詛咒的那些前朝亡魂,此刻我看見他們都在向着地府走去,很快,當這些畫面漸漸消失的時候,我感覺到我身上的熱度在消退。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什麼,趕緊解開上衣看着自己的胸口,我胸口的炙血玄武圖竟然不見了,這個時候,祖宗看着我說道:“其實很大的怨氣,很重的憤怒,在消失的時候,其實是很簡單的,只需要一點光明,一個念頭的時間就夠了,崔銘,現在崔家的萬魂詛咒已經解開了,這所有一切都已經結束了,你現在可以過着正常人的生活了。現在我心上的疙瘩也解開了,這個時候,我還有事情要忙活,我約了很多好朋友準備在地府好好慶祝一番,所以以後沒事了我再找你去地府聊天。但是你要記住,你現在雖然完成了任務,但是你的身份沒有變,你還是陽世陰差,這要是遇到陰間鬼民有事情需要你幫助的話,你必需義不容辭,義無反顧,因爲你是我崔珏的後人,更因爲你肩上陽世陰差的責任。”

其實我很想跟祖宗說,我不想幹了行不行啊,別讓那些鬼民來找我了,其實我也害怕啊,可是我現在身體無力,話也說不出來。看着祖宗和徐伯笑呵呵的離去的樣子,我哭死的心都有了。

之後,因爲我的體力過度使用,所以便昏昏沉沉的在鐵衣和胖子的攙扶下離開了這個古墓,在返回那個破舊的竹樓休息了一會之後,這天就大亮了,看着朝陽升起的感覺,我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一切的一切都有了意義。

在回家的路上,我們幾戶是風馳電掣的,回到家裏,看着父親的身體也停止了萬魂詛咒的侵蝕,雖然父親的雙手雙腿已經無法復原了,但是這精神非常的好,就在這個時候,我告訴父親母親說有點事情要出去之後,立刻開車向着周沫家駛去,我曾答應過周沫,我會給她幸福,但是因爲我的固執,我的自卑,我的自以爲是,讓周沫遭受了如此大的痛苦,但是這一次,我不會在放手了,想着周沫的樣子,我感覺心裏滿滿的都是幸福。

當我按下門鈴後在門的那一側看見周沫的身影的時候,我哭了,在經歷過多次生死險境的時候我沒有哭,但是這一次我哭了,我甚至不知道我爲什麼會哭,但是這一次我發現淚水竟然是甜的,沒有苦澀,甜的淚水。在經歷過重重險阻之後,我們終於走到了一起。

我看着周沫,半天說不出話來,不是我刻意的想要深沉,而是真的說不出話來,內心的激動興奮我完全沒有辦法用語言去表達,我緊緊的將周沫擁在懷裏,我們兩個人哭了,但是卻在笑着。

我輕輕的鬆開懷裏的周沫,從脖子上取下那個我早已準備好的戒指,對着周沫努力的說道:“周沫,我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你願意嫁給我嗎?”周沫沒有說話,哭着點了點頭,我們一起將戒指戴在了周沫的手上。之後,我和周沫舉辦了非常盛大的婚禮,雖然我不是一個喜歡講究這些的人,但是我想要全世界都知道,周沫是我的,我會用一生去珍惜這份愛情,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幸福。

當我看見周沫穿着美麗的婚紗,在所有人面前說出那句我願意的時候,我知道,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在跟周沫結婚之後,我們依舊住在崔家別墅,一年之後,周沫爲我們添了一對龍鳳胎,父親和母親每天最大的快樂就是圍着這一對小寶貝打鑽,雖然這看似平淡的生活,此刻卻是我最珍貴的財富。當然,我還是會偶爾兼職我陽世陰差的身份,對一些需要幫助的鬼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好事,這就是我,陽世陰差崔銘的故事。 方世楽聞言一愣,隨即拉出一道隔絕的結界,把他們四人罩在其中,這樣他們說話,就沒有人能聽到了……

「是不是我爹的毒有什麼?」方世楽拉下結界后,風逍遙看著墨九狸擔心的問道。

「我想給你爹下毒的人,應該就是你們城主府的人,你爹中的毒藥是慢性毒藥,從他中毒到現在毒發,最好也要三百年的時間……」墨九狸看著風逍遙說道。

「什麼?三百年的時間?」風逍遙震驚的說道。

「沒錯,需要堅持不斷三百年的時間,不斷給你父親下毒,才能讓父親毒發到這種地步!且這種慢性毒藥,不到毒髮根本無法察覺,之前那個暗衛說,你爹在半年前曾經吐血一次,我想那是因為下毒的人,臨時離開你父親身邊超過半年,才會出現吐血的反應,可能是你父親閉關,讓對方無法靠近的關係!」墨九狸看著風逍遙說道。

「怎麼會這樣?到底是誰要害我爹?」風逍遙聞言震驚道。

「逍遙,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對城主並無心,不想當什麼少城主甚至是城主!但是,你們風家一脈一直都是子嗣稀少,所以即便你不想,到了你這裡你也必須當這個城主是嗎?那麼,如果你爹出事,你又不當城主的話,誰最可能成為城主? 惡魔老公 我想這個人,應該就是害你父親可疑人選……」方世楽想了想說道。

「他說的沒錯,我也這麼認為的!修鍊之人壽元都很長,我想對方既然能默默為你爹下毒三百年,自然是不想被人發覺的,不是有所圖的話,根本不會這麼做的!」墨九狸也說道。

「所以,逍遙你只要想想,一旦你爹出事,除了你還有誰會當這個城主,應該就知道了!」方世楽看著風逍遙說道。

風逍遙聞言低著頭想了想說道:「可是,根本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的!」

「逍遙,你說的是誰?」方世楽問道。

「是我爹爹的師兄,凌師伯!凌師伯不僅是我爹的師兄,還是我爹娘的救命恩人,我聽爹說,當初他們去歷練,爹娘和凌師伯他們走散了,結果被一群神獸圍攻,要不是凌師伯帶著其餘人找到我爹娘,更是為了救我娘,腿被獸群攻擊傷了經脈,落得如今有些跛腳的下場,如果沒有凌師伯我娘可能就死了!所以,怎麼可能是凌師伯啊!」 帝寵之公主難為 風逍遙不敢相信的說道。

「那你為何說你的凌師伯,是你父親不在最容易成為城主的人?」墨九狸聞言有些好奇的問道。

「因為城主府的事情,一直以來都是我爹和凌師伯在打理的!我爹其實跟我性子差不多,並不是特別喜歡打理城主府的事情,雖然風華城的城主府,不管世事,但是因為城主府歷史悠久,又是我們風家的根基,所以風華城的城主府,也是諸神大陸的頂級勢力之一,當初凌師伯為了救我爹娘,弄得跛腳,我爹娘十分過意不去。 陰差陽事祕聞 完本感言 玄幻魔法 89 網

終於到了今天,終於要說再見,我曾以爲再見後的轉身是瀟灑的,可是真的敲下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我才知道,有多麼不捨。這一刻,歷時五個月的《陰差陽事祕聞》完本了。

陰差的故事告一段落了,寫文很苦,在忙碌中尋找罅隙寫文更苦,但這種苦確是快樂的,因爲陰差,我結實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收穫的不僅僅是一本百萬字的小說,而是一種難以言說的感動。

我想感謝很多人,卻不想將這氛圍渲染的感傷,一直爲我增添正能量的編輯大人,一直跟這我走到終點的讀者朋友,是你們支持小仇走到了最後,我想的說,這本書,不是結束,而是下一個開始的,小仇會回來,帶着一個更優秀的自己,那個時候,我們繼續裝逼繼續飛。

傷感的話,不想再說,暫時的分別,是爲了更長久的相聚,祝你們幸福。 便讓凌師伯留在風華城,起初凌師伯只是在城主府中修鍊,後來才因為無聊,幫忙我爹打理府里事物,而我爹見凌師伯對於城主府有興趣,我爹便先把府里的一半事務交給凌師伯打理,後來我娘親失蹤了,我爹曾經有一段時間幾乎不在府里,四處尋找我娘親的下落,那些年府里的事務都是凌師伯在打理的,如果說我爹是城主府的城主,那麼凌師伯就是副城主!就像你說的,修鍊之人壽元無盡,其實我爹早就想把府里的事情交給凌師伯,雖然不能把城主讓給他,但是他在城主府的地位,跟我爹一樣,你們說他怎麼可能害我爹呢?」風逍遙實在無法接受的說道。

「逍遙,如果你說的是真的,你的這位凌師伯真的無心城主之位,那麼為何我們回來這麼久?我都沒有見過他?而且,妹夫中毒幾個月了,為何他不在身邊守著呢?你覺得這樣正常嗎?」方世楽十分懷疑的問道。

「我們回來的時候,他們不是說爹爹沒有出事前,凌師伯就閉關了嗎?而且,是爹爹吩咐他們不要打擾凌師伯閉關的!」風逍遙說道。

「我還是不太明白,就算你爹不在了,不是應該你當城主嗎?為什麼你說是那位凌師伯呢?」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早就說過不當城主了,不止一次在我爹和凌師伯還有城主府眾人面前說過,我不會當風華城的城主的,我爹也不想勉強,我爹也說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我又不想做城主的話,那麼風華城城主府的城主就是凌師伯!」風逍遙想了想說道。

「那這話是什麼時候說的呢?」墨九狸繼續問道。

「這……大概是三百年前!」風逍遙想了想說道,說完風逍遙似乎也想到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